翻译博客请勿转载,谢谢!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人少了留不住,人多了又想走

  蓝丝带  

【Drarry】无名书

  说明:毒奶的第一次月练。主题“特殊职业”。然而我的破文和特殊职业根本没关系(•́ω•̀ ٥),就是借着幌子瞎写了一个故事。 

  设定:哈利和德拉科战后私奔来到麻瓜界的一个小镇隐居。某一天哈利突然想记下他和德拉科的故事。(哈利:普通白领,业余作家。德拉科:室内设计师) 

  今年的夏天也很热,佐伊坐在这幢两层小洋房的门口,将公文包抬到头顶,抵挡灼热的阳光。蝉鸣声从空气里扎出来,“嗞嗞咿咿”,胀裂着她的脑神经。街道上突然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她忍不住探着脖子张望,马路上一个年轻的黑发男人眼疾手快地将抱着小孩的妇女拉到路边,黑色的轿车呼啸着撞开一路的空气,堪堪擦过女人身侧,又从她眼前飞速划过,像是下一秒就要冲到视线尽头。她将头缩回公文包投射出的一小片阴影里,鄙夷地啧了声,心情更加烦躁了。 

  “不好意思,你等了很久了吗?” 

  是个很亲和的声音,不算有磁性听起来却相当舒适。她慌忙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没有没有,我没等一会儿,麻烦您又重新跑回来了。”她伸出手“佐伊摩根。” 

  男人微笑着握上“哈利波特。” 

  是刚刚街道上的那个黑发男人,他戴着一副黑色的圆框眼睛,算不得特别英俊,抿唇微笑的样子却分外迷人。 

  哈利收回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引着佐伊进去。 

  “你先随便坐会儿吧!可乐还是茶?” 

  “茶就好,谢谢。” 

  佐伊在客厅大红色的软绒沙发上坐下,四处打量,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家具和物件的摆放都像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墙上挂的画像有点复古的风格,看起来端庄又典雅。倒是很少有作家会这样,佐伊心里暗暗称赞。至少佐伊拜访过的男性作家们的家里是少有这样整洁优雅模样的。 

  哈利端着茶水过来,为佐伊沏上推到她面前。 

  “谢谢。”佐伊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端起茶杯就整杯灌下了肚,这该死的天气。 

  “是小说有什么问题吗?我并不打算修改内容。” 

  佐伊胡乱抹了把嘴“不不不,小说内容相当棒!其实算是我个人好奇吧,我想了解一点细节。” 

  “细节?”哈利笑了笑“能写的我都写进去了。” 

  "老实说,我觉得您的这个故事相当吸引人,不过对于P先生回火场救M先生这点,您前面并没有任何铺垫,后面也没有任何说明,但我看的时候反而觉得自然,倒不是说需要修改,可以私下和我解释一下这个剧情吗?" 

  "嗒嗒",有人下楼了。 

  哈利回过头,看着德拉科已经收拾得整齐,泰然自若地走下来。 

  "你今天没去上班?" 

  德拉科没有作答,走近沙发挤到哈利旁边坐下,又拿起哈利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从茶几底下抽出报纸摊开在自己眼前,兀自看了起来。 

  哈利一把扯过德拉科手中报纸,神色不悦"你在家!为什么不给摩根小姐开门!" 

  "谁知道呢?可能我在床上没听见。"德拉科又重新抓回报纸,把脸挡在报纸后。 

  哈利挪了挪脚,悄悄用脚尖踢了踢德拉科,示意他离开"你不能回楼上看吗?" 

  "不,我要在客厅看。" 

  德拉科甚至没有在报纸后漏出脸来,四方的报纸将他整个脸遮得严实。 

  哈利试着瞪一眼德拉科,可是报纸完全阻挡了他的视线。说起来最近德拉科脾气变得特别古怪。 

  他朝女人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了,还让你在外面等了那么久,见笑了。" 

  佐伊面色复杂,摇了摇头"不不不,是我被告知波特先生不在家,又没想到家里还有人,并没有按门铃。" 

  "摩根小姐有时间吗?我们可以外出换个咖啡厅再详谈吗?" 

  德拉科突然从报纸后露出他灰蓝色的眼睛,斜眼瞥哈利"你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能让我知道吗!" 

  "不,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就是不想让你看见。" 

  哈利看也没看德拉科,语气平淡且自然,看起来这种对话模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 

  佐伊突然有点弄不明白状况,她本以为《无名书》的作者会是个女人,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听到的却是一个清澈的男音。 

  见了面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男人,家里的布置却好像有着设计师般的艺术美感。 

  出来了个男性同居人还以为是恋人,相处方式却像是仇敌,还是……他们是普通室友? 

  "哼,你迟早要出版的,一直瞒着我偷偷摸摸在背后写我坏话了吧!" 

  "放心,要说坏话我会当你面直接说的。" 

  "事实上,先生,波特先生写的是小说,主角是连名字都没有的人。"佐伊犹豫着开了口,这两人剑拔弩张的模样真不知道是怎么成为室友的。她还是希望能继续和波特先生探究一下这本小说,快停止这像小孩子一样无聊的斗嘴游戏吧! 

  那男人没有看她,只是又把头缩回了报纸里。 

  "所以,波特先生能给我解释一下那段剧情吗?" 

  "不如摩根小姐说一下,你是怎么理解的呢?" 

  "嗯?"佐伊有点困惑地看着哈利,得到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她清了清嗓子"老实说……一开始我以为《无名书》的作者是个女性……" 

  "哼哼。" 

  佐伊听着从报纸后传来的两声轻笑,觉得有点窘迫。 

  "没关系,摩根小姐你可以继续说。" 

  "怎么说,我之所以会觉得是个女性……不,这只是个人片面的看法,波特先生的言辞相当温和不像我接触到的男性作家的文章那样辛辣,所以我才有如此荒谬的猜测,实在是很抱歉。" 

  她还是不敢太冒犯的,不好意思说她看文时察觉到了P先生和M先生之间复杂暧昧的情感,而敢于描写同性情感的男性作家实在不多,在维权和争取权利平等这方面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是女性要比男性来得大胆和勇敢。 

  佐伊吞下了另一半话,悄悄瞥了一眼哈利,内心忐忑。 

  "女孩子气,哼!" 

  哈利一把抓过报纸摔到德拉科膝上“不闭嘴就给我上楼!大小姐!” 

  哈利私心记下这个故事,没有理由,只是想记下。想到多年后他们已经不再年轻,他们还是常常争吵,他还能气呼呼地一个人抱着这个故事傻笑,然后摔到他面前,你看,你以前也是这样一个混蛋!毫无变化!不管如何,他觉得他的这件事不该被德拉科嘲讽,这让他火大。 

  德拉科恼怒地又抓回报纸,凑到哈利眼前“你喊谁大小姐!言辞温和的女性作家哈利波特!” 

  “不不不!波特先生,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摩根小姐,没关系。我看我们还是出去谈吧!” 

  “不行!” 

  “德拉科马尔福!你有病吗?” 

  “你几个月都把自己关在书房写那个见鬼的东西,你数过你这段时间和我说过几句话吗?现在还瞒着你的男朋友不让他知道你到底写了个什么鬼!” 

  “男朋友……”佐伊慌张地捂住嘴,没来及堵住不小心泄出的讶异。 

  空气突然变得诡异地安静,窗外刺耳的蝉鸣趁机入侵他们的耳朵,室内冷气运作的声音也变得格外清晰,墙上的画像似乎也都绷紧了神经,生怕一个呼吸就打破了这平静。 

  这几个月的沉默和生疏只在瞬间爆发,留下一串长鸣在哈利耳边延伸,他们总是相互忽略,相互误解。 

  哈利首先转过身子,对佐伊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衣服布料和沙发摩擦的声音变得难以忽视“摩根小姐对于那个情节有自己的猜想吗?” 

  佐伊愣了愣,在她回过神来之前,她听到自己这样回答“大概……是不想留对方一个人,也不想留自己一个人……” 

  “你写了本爱情小说?哈利?”德拉科露出嫌弃的神色。 

  哈利没有理他。 

  “不好意思!波特先生!无意冒犯!我……很抱……” 

  “不,你不用抱歉,你没想错。” 

  “一再冒犯实在抱歉,我……”佐伊猛地抬头“额?嗯……?”她在怀疑自己幻听。 

  “我说你没想错。” 

  佐伊愣愣地看着哈利,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男人,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着问下去。 

  好奇心战胜了她。 

  “额……嗯!那个M先生是卧底吗?所以才没有在父亲面前揭穿P先生的伪装?” 

  “……” 

  “这个……因为您从头到尾都没解释M先生具体是什么身份,他做的事情也看不出到底站哪边……” 

  “不是,他不是卧底。” 

  “那……他为什么救P先生,还有……额……” 

  “嗯?” 

  “他们……相爱吗?” 

  没人回答,蝉鸣声又慢慢涌出来,冷气声也是。 

  过了许久,她又听到了一旁的金发男人笑出了声,有点局促不安,她或许问话还是过于冲动。 

  德拉科靠在沙发上,满不在意地晃了晃膝盖,撞上哈利的,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我……” 

  佐伊注意到哈利回答这话的时候瞥了一眼他身边的男人。 

  “我不想限制读者的猜想,这是我写这本小说时很多事情都不给定论的原因之一。” 

  “嗯?”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本小说,并非完全虚构,它来自于一个真实又荒唐的故事。但其实,一个故事真正发生的时候,人们通常找不到原因。” 

  “您是说《无名书》在生活里有原型?这也是我想问的另一个地方,您在书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一个人的名字,也没有对他们的外貌描写!那么您是否能至少告诉我这个故事的原型里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吗?” 

  德拉科饶有兴趣地看着哈利,似乎也等着回答。佐伊越发觉得奇怪了,这个男人听起来并不知道他男朋友写的东西,可是她好像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她才是那个没看过小说的人。 

  哈利以外貌并不是故事的重点为由,推脱了这个问题的回答。 

  得到了德拉科的一声轻“啧”,男人似乎对这个回答颇为不满。 

  佐伊后面的问题,诸于M先生最后失踪还活着吗?或者说到底去了哪里?P先生声名大噪之后消失了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和M先生之后有没有遇见过……等等。 

  她一直有注意到一旁男人莫名其妙的微笑以及欲言又止。而她实际上并没有得到任何准确的回答。 

  哈利说“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而我只是记述者,记述完了我的事情就完了,你们看到的是什么样,猜想到的又是什么样?都是你们的事,每一个猜想都是一个答案,没有对错,他们都是故事的结局。作者的答案是他创作的初衷,但是故事完成的时候,他也只是自己的读者,他的答案也只是千万答案中的一个,你们应该找故事里的人物去要答案,那才是你们应该拿到的答案。” 

  他们的谈话最终因为哈利接到的一通电话匆忙结束。 

  “不好意思了,摩根小姐,麻烦你跑来一趟。我可能有事要走了。” 

  “不不不,能见到作者本人我也是很高兴的。” 

  “那我就先送你去车……” 

  “你先走吧,我送她去车站。”德拉科又凑近了一些“你这本破书的事终于全部结束了!别再找理由说你没时间!” 

  “破书你可以不看。” 

  “我的故事我为什么不看!” 

  德拉科就近含住了哈利的耳朵,压低声音“P先生,是吧!” 

  他站起来,朝哈利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回过头才发现他们的编辑小姐已经满脸绯红。 

  佐伊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和好的,刚刚他们应该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感情危机,因为工作和情感时间的不平衡,而只在瞬间,他们又突然像热恋中的情侣,可以在人前无所顾忌地耳鬓厮磨。 

  “走吧!摩根小姐!我可以告诉你一些趣事。” 

  “德拉科!”哈利不满得朝男人叫了一声,似乎是要警告点什么。 

  佐伊想,可能是吃醋了?也不像。这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太奇怪了!一会儿像恋人一会儿像敌人的。不过……真是莫名的幸福感啊! 

  她坐上了男人的车,感觉男人和波特先生真是两种类型的人,一个亲和,一个距离,她生性怯懦,也不敢开口,一路上便是沉默,但男人的心情看起来却像是非常不错。 

  快到车站的时候男人终于开口了“他们是相爱的。” 

  她回头去看男人,车子停了。 

  男人打开了车门锁,朝她得意地笑,又补了一句“他们都失踪了,因为他们一起私奔了!” 

  佐伊还愣在那里没来得及消化突然接收到的爆炸信息。 

  她动作缓慢地拉开车门,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恍惚,又动作缓慢地准备关上车门,被男人伸手抵住了“噢!对了,关于你问的外貌。你已经见过他们了。” 

  “嘭!”车门猛地被挎上,而她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车子离开了,一路扬起的风尘模糊了她的视线,那车像是要驶向另一个世界。而她,仿佛刚刚才从某个神秘故事里走出来,真是……如梦似幻的一次拜访。 

  我们总是在不经意间路过别人的故事,有时察觉,有时不觉,只是,遇见的美好故事都想祝福,体会到的幸福氛围都想感谢。不是局内人,还在局外笑。 

  PS:我!我无话可说!!!避免尴尬,先自嘲一番!故事叙述累赘,掌握不好节奏,结尾瞎煽情。一个局外人看他们的故事吧!明知道自己有拖延症还是不改,没有按时交作业,要改了!!!

评论(17)
热度(155)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蓝丝带 转载了此文字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