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Drarry】Luv letter(依旧睡前毒奶{并不是})

水: @九淮     blue: @BluePoppy     蘑菇: @∅是业界毒瘤 蓝: @蓝丝带 

  设定:战后 职业设定非常奇怪 哈利是作家 德拉科是旅行家 其实都是为了逃避。 偶然一天他们猝不及防的相遇 (水)

  哈利再一次见到德拉科是在日本,一家装潢非常日式的小咖啡厅里,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为即将到来的截稿日期而犯愁,这时一个金发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带起了一阵风铃声。 (蘑菇)

  那时哈利正在写一个令人发愁的段落,他手边是一杯已经凉透了的茶,骨节分明的手在键盘上犹豫地敲打着文字,那些不明确的故事被一次又一次地努力修改着。终于,他实在受不了,把头重重地往笔记本电脑上磕了几下,然后,轻轻抬起头,想要重新寻找一下灵感,却刚好看见德拉科从门外走进来。 (blue)

  哈利有一瞬间的恍惚,有多久了,有多久没见过这个人了。三年?五年?差不多吧! 

  这个人看起来变了很多,穿着很随意的墨绿色夹克,里面是件黑色的背心,休闲又舒适。哈利脑海里还是这个人一身黑色正装的模样,看起来充满了束缚与距离。 

  他还在出神的功夫,德拉科已经走到了他身前。 

  “波特?”德拉科用了疑问句。 

  难道是不太确定吗?哈利居然有点想笑。 

  “马尔福。”他喊得很随意,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之间的亲切问候。 (蓝)

  马尔福在他对面坐下,马上有侍者过来端上柠檬水。马尔福道了声谢,端过柠檬水抿了一口。下午的阳光透过碎花窗帘,投射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从他优雅的五官,到他随意简单的穿着,当这个年轻人转过头来,哈利最先注意到的仍然是他的那双眼睛。像是有种魔力,他不由自主的就被吸了进去。 

  这双眼睛里显然像他的主人一样,沉淀了许多东西。然而有种莫名的熟悉非常。 

  马尔福显然在观察他。新的他。 

  哈利却在这熟悉的扫视之中突然萌生了一阵拘谨。或者说紧张。他原先喊那一声时露出的笑容凝固了。 

  在他开始打招呼的那一刻,他的心里确实是充满惬意欢快的。他这样欢畅的打了个招呼,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做,他像是从这个障碍之中解放了。 

  他现在是为了截稿期而赶文。选择一个宁静的地方也是特地挑的,至少他能在这里好好的坐一个下午而不是听编辑唠叨最近的行情和频繁的催促。 

  然而越写,他就越感觉思考已经变得匮乏而心慌意乱。他停了很久。给许多段落挑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然而在修改字符的时候总还是有一种无头绪的焦躁,就似乎他已经卡在某一个节点。 

  在他遇到马尔福的那一刻,他的注意力马上转移了。 

  然而 当马尔福在他对面坐下,当他真正跟这个熟悉多年的对头接触的这么一刻。 

  哈利却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记忆深处某个面容不清的人突然浮现。他已经记不得这个人的面容,却还深深的记得这个人当时的恳切和绝望。 

  一阵不知名的心悸袭击了他。哈利完全地僵硬住了。 

  他的前死对头看着他,慢慢的张开了嘴。(水)

         “在这儿都能见到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哼,这话我还给你,波特。” 

  先前他乡遇故人的激动与雀跃瞬间烟消云散,剑拔弩张才是他们应有的状态。 

  马尔福瞟了一眼哈利的电脑:“散了那么久的心还是写不出一个字来?要我说,波特,作家这个行业真的太不适合你了,这两年来这么点稿费都供不起你吃喝,你看看,都快瘦成一具骷髅了。” 

  “收起你的嘲讽马尔福,你那些幼稚的招数对我已经不管用了。”这么多年过去,哈利早已经不再是那个一点就燃的少年了,相反,马尔福的出现给了他灵感,那些尘封的回忆通通涌现了出来。他现在并没有心情和眼前的人吵架,只想赶紧写完这一章,于是他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见马尔福还没有要挪动的意思,便漫不经心地说道,“你要坐在这儿也行,但是别打扰我。” (蘑菇)

  马尔福果然没有再理他,反倒自顾自的饶有兴趣的研究起菜单来。哈利有些不太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安静,他边打字边偷瞄对面的人。马尔福来回翻看着菜单,手在菜单上漫无目的地扫过。他的手依旧是那么的苍白纤细,而且还被保养的很好。和哈利不同,马尔福的手并不是骨节分明的,反而,那些尖利的骨骼被仅有的肌肉很好的掩盖住,流露出一种温和的气息。 

  像个女孩子一样。哈利不禁在心里笑骂道。 

  正在这时,马尔福突然抬起头,他的目光与哈利的交汇在空气中某一处。 

  在那一瞬间,哈利直视着马尔福,马尔福也同样直视着他。他们都从对方冰冷的眸子里看出了点什么,那种匍匐在激烈对抗下似有似无、遮遮掩掩的感情。 

  下一秒,马尔福打破了沉默,假笑着问,“波特,看我干嘛?” (blue)

  “那你看我干嘛?”哈利也笑。 

  “你先看我的。”马尔福合上了手中的菜单,凑近了一点。 

  “你先走过来和我说话的。”哈利关上笔记本的盖子,单手撑住下巴看着对面的男人。 

  “你用了问句。”哈利笑他“怎么?几年不见,认不出你的死对头了吗?” 

  德拉科轻哼了一声“就算我认不出人,也不会认错你额头的闪电伤疤。” 

  “那为什么?”哈利还挺好奇。 

  然而马尔福别过了头,没有回答他。

         光线太好就容易眼花,思念太急就容易心乱。

  窗外阳光那么好,透过光洁的玻璃洒在两人的身上,连皮肤都好像渡着一层朦胧的光。 

  店里突然响起了钢琴声,哈利和马尔福都侧脸看过去,前台右边的角落里,一个干净的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坐在钢琴前,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舞动,轻快的乐曲在整个大厅地空中回荡,不少客人都回头去看那少年,或赞许,或羡慕。 

  哈利也沉浸在这平和欢愉地氛围里,注视着那少年,漏掉了对面男人怪异的目光。 

  一曲终了,大厅里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马尔福突然站起来,走向钢琴那边,哈利疑惑地看着。他和那男孩交谈了几句,男孩便笑着让开了,马尔福在钢琴前坐下,手指在琴键上随意点了几下,似乎是在试音。 

  哈利看着马尔福,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正好对上了马尔福看过来的目光。他们的视线越过一张空圆桌,一对正在调笑的情侣,一个正带着耳机看书的少女,在空中交接,时间静止了半秒,哈利听不见店内人们小声的交谈声,听不见茶杯和碟托轻微的碰撞声,听不见灯吹起窗帘细弱的摩擦声,独独那有力的心跳,正叩击着他的耳膜。 

  马尔福收回视线,没有再看他。 

  轻柔平缓的曲调从那人的手指间飘出来,在空中轻巧地滑过又钻进哈利的耳朵,温柔得像是少年朦胧情事的羞涩注视。哈利愣愣地,看这些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那音符又不安分起来,连曲调都带着欢快的跳跃感,他仿佛看到了名为爱恋的张扬笑容,伴随着怦怦的心跳,粉色的脸颊还有一双紧紧相握的手,甜蜜愉悦。马尔福又抬头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是跨越几光年才落到他身边,漫长又专注,曲调又悄悄缓下来,清脆的琴键音,一声一声轻轻敲打在正疯狂跳动的心脏。 

  大厅在曲子结束的那一秒显得死寂,不知道是谁先带头拍了一巴掌,接下来是所有人惊叹的目光以及热烈的掌声。而哈利,他甚至忘了鼓掌。 

  等到马尔福重新走回到他对面的时候,他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 

  “傻掉了吗?波特。”马尔福挑了挑眉朝他假笑。 

  这个傲慢自大的混蛋,果然到哪里都不忘想要吸引人们的目光,差点被他休闲轻松的打扮欺骗了。 

  “那首曲子,叫什么?” 

  “Luv Letter.”【①】 

  哈利在键盘上敲打完最后一个单词letter,轻笑着合上了笔记本。店里的钢琴声也在这一刻落下尾音。仍旧是几秒的安静,然后是雷鸣般的掌声,这一次,他没有忘记鼓掌。 

  德拉科皱着眉头,从钢琴那边走过来。 

  “干嘛一定要让我来这儿弹这首曲子?”他在哈利对面坐下,端起桌边的柠檬水小啜了一口。 

  “方便我回忆写作。”哈利笑。 

  “早就让你不要再写了。”德拉科似乎有点不满。 

  “我乐意。” 

  店里又响起了钢琴声,两人回过头去,一个长发的女孩子挺直脊背坐在那里,手指在黑白的琴键上飞舞,奏出欢快的调子,笑容渐渐爬上女孩的脸颊,不远处的窗边,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正看着她愣神…… 

  哈利笑了“又一封情信。” (蓝)

  ——END—— 

  注释①:Luv Letter出自日本Dj Okawari的《Mirror》专辑,用钢琴声,电子鼓和塑造出的完美Chillout
  专辑的第二首曲子《Luv Letter》,钢琴和电子鼓的结合,开始很缓和,接着节奏开始有跳跃感,中间那段的转折,慢慢的升华,有很美妙的感觉。

PS:以上文章来自于开头艾特四人的接文游戏,只当是口毒奶吧!

评论(12)
热度(81)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蓝丝带 转载了此文字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