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德哈】未亡人(一发完结小短篇)

  医院白色的墙壁看起来枯燥又冷漠,窗外樟树的枝丫几乎要长进屋内,单调的白和浓密的绿形成强烈的对比,冲击着哈利的视觉。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泻进来,在白色的瓷砖地上印出明黄的光点,风轻轻理了理树的叶子,那光点便附和着跳跃了下。 

  “吱呀”,门被打开了。 

  哈利还看着那一地调皮可爱的光点出神,没有回头。 

  “手续办好了,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一个冷静的女声。 

  “嗯。”哈利想着,这些光点说不定是正在开一场华尔兹舞会,他很随意地敷衍了一声。 

  “需要我和罗恩明天过来帮你收拾东西吗?” 

  “不用。”半晌又补了句“我没什么东西。” 

  女人走到他面前,挡住了他观察光点的视线,他只得抬起了头。 

  “这是你之前家里的钥匙,你的东西差不多都在上次作战中被弄丢了。” 

  他伸手接过钥匙,朝赫敏笑了一下“谢了!” 

  女人看起来像是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怎么了?赫敏?” 

  赫敏摇了摇头,终于还是离开了。 

  她和罗恩已经提前一天去哈利和马尔福的公寓把哈利的东西都搬出来了,当然……只搬了哈利的。所有和马尔福相关的东西,他们都留在了那间公寓,等着……蒙尘。 

  上一次的傲罗行动,损失惨重。他们失去了三个同伴。哈利是被罗恩他们架回来的,身上有十余处大大小小的伤口,皮肉外翻露出鲜艳的红色,白色的衬衫大片大片地被鲜血浸染,衣服已经差不多是碎布条了,惨兮兮地挂在肩上。接着便是长时间的昏睡。 

  他们大约在医院守了一个星期,哈利终于醒过来了。当她和罗恩在床头抱着哈利热泪盈眶的时候,哈利却好像是滞住了,然后微笑着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他们刚坐下来没寒暄几句,哈利突然说“这里好空,你们觉得了吗?” 

  他们沉默了。 

  哈利又耸了耸肩,笑道“看来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了,可能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医院。” 

  罗恩立马附和“我也不喜欢医院!到处都是白色,无聊!而且总是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这真让人讨厌。” 

  哈利点头表示赞同。 

  赫敏在一旁看着和谐交谈的两个人,觉得一切都好像很正常,一切都好像很不正常。 

  哈利没有提起过马尔福,一句都没有提起过。所以罗恩和赫敏也没有,那个名字,一定会像是一块附着在心脏的疤,连呼吸之间都有收缩带来的痛,他们,又何必去强硬揭开呢?这也是他和罗恩决定帮哈利把东西搬回他自己公寓的原因。 

  那个人,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一切,每一次记起,肯定都是扎在盛满美好记忆的气球上的针。 

  “啪!”气球屑碎了一地,什么都没了。 

  能让哈利忘掉的话,最好。 

  哈利出院的那天,她和罗恩还是来了。哈利真如他所说没什么东西,背着一个小包,就出院了。 

  他们跟着哈利一起回家了,房子他们之前请人打扫过了,搬过来的东西也全部都放进卧室里了。 

  哈利招呼他们坐下,去给他们泡茶。 

  回来的时候,罗恩递给他一个盒子。 

  “什么东西?”哈利疑惑地接过盒子,笑了“难道还有出院礼物吗?” 

  “礼物是没有了,不过我们可以出去吃一顿好的,我请客。”罗恩走过来揽住他的脖子。“里面是你的魔杖。” 

  作战的时候,他们小组的三个傲罗魔杖被毁,哈利就把自己的魔杖扔了过来,他便一直替哈利保管着。 

  哈利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奇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像是很疑惑。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魔杖,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 

  这下搞得赫敏和罗恩都糊涂了。 

  半晌,哈利抬起头,手伸进袍子里抽出一根魔杖“我一直忘了问,我这里还有根魔杖,不知道是谁的。” 

  哈利从袍子里抽出的那根魔杖,山楂木,十英寸。 

  两个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哈利,久久没有说话。 

  “你们怎么了?” 

  罗恩刚想开口,被赫敏拉住了。“哈利,你家里有方糖吗?我想加进茶里。” 

  罗恩看着赫敏,一脸惊诧。这里的两个人,说的话,没一句是他能理解的。 

  “不记得了,我去找找看。”哈利放下了手中的魔杖,转身走进了厨房。 

  男孩的身影一在转角消失,赫敏立马抓起了马尔福的魔杖,使用了一个前咒闪回,一道白光从魔杖里蹿出来,消失不见——是一忘皆空。 

  两个人都沉默了。 

  他们整理好一切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哈利端着一小碟方糖出来了。 

  “看来不是医院的问题了!”哈利将碟子推给赫敏,在他们对面坐下来。“我居然觉得我家里也空空的!” 

  他说着,可能是觉得有点滑稽,竟然笑了。 

  赫敏和罗恩听着这笑声,觉得身体里像是长了尖锐的毒刺,哈利的每一声笑都带着那些毒刺震动,直直地,扎得整个人都痛了,说不出话。 
  
  “可能是医院待久了有点不太适应。”哈利朝他们微笑“我之前有没有说过我想在屋后栽一棵樟树?” 

  罗恩摇了摇头“干嘛好好的要栽樟树啊?” 

  “我住的那间病房外面不是有棵樟树吗?我觉得挺好看的。” 

  赫敏端着茶杯的手颤动了一下。 

  他们搬东西的那天下午,马尔福公寓的卧室外,一棵枝繁叶茂的樟树,将它的枝丫伸进了屋内,叶子在地板上落了几片。阳光透过树叶已经变得稀疏,在卧室的床上留下斑驳的影子,风一吹,便是满屋的“潇潇”声,和一床摇晃的明黄色流苏。 

  哈利伸手往自己的茶杯里也加了两块方糖“这茶怪苦的,是不是放坏了?”

PS:……就是想尝试一下虐文,但是自己写总没有看别人的有感觉……额,凑和着看吧!

评论(42)
热度(107)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蓝丝带 转载了此文字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