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GGAD】丑闻(一发完结)

       这一篇文是送给小绿 @小绿,就是小绿 的。

  设定:大战结束后好几年,魔法界一切风平浪静。

  《预言家日报》的总编辑这天很火大,刚刚底下职员过来告诉他,今天和他们同时贩售的《唱唱反调》被人哄抢而光。那种向来与他们无法相提并论的不入流杂志到底掌握了什么他们没有得到的秘闻,这实在是太可气了。

  在拿到杂志的一瞬间,他立马就明白了。

  《唱唱反调》的杂志今天一反常态,杂志居然连一个封面图都没有,一个光秃秃的杂志名,下面偌大的两个字——丑闻。这两个字几乎占据了封面整块空白的百分之八十,硬生生将那可怜的杂志名挤到了不起眼的地方。

  你知道,人们总是会喜欢那些丑闻的,要看着那些名流啊,贵族啊,阔家小姐太太们啊在报纸上一脸惊慌与羞赧,要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伪君子们被扒下虚假的外皮,露出丑恶的嘴脸。这时候他们就有机会站在站在某个至高点,一身正气地批判,指责,能把平时小心翼翼的羡慕和佯装不屑的嫉妒全部倒个个儿,好像那些抛头露脸的人物其实他们从来也没羡慕过,好像那些人从来也不比他们高级,不!这种时候,那些人反倒是是远远比不得他们的,那些人只是些下流的无耻混蛋罢了。

  所以,人们总是爱丑闻的,爱那些见不得光的秘密某天被太阳的光芒刺得鲜血淋漓,然后他们哈哈大笑,高谈阔论,评头论足,以显示他们的光明正大,高尚清白。

  人都是一样的,所以,他甚至有点期待地打开了这份杂志,要知道,连他们的优秀职员都没有得到的秘密风声,到底是谁的呢?

                   【以下是杂志文章内容】

  我一直想要帮父亲打理这份杂志的工作,但是父亲说,他忙得过来。昨天他回来的时候,表情很复杂,我猜想也许是蝻钩或者骚扰氓的错。然后他给了我一封信,对我说,我可以独立完成明天的杂志撰稿,内容就关于这封信。

  我看了看信封,它已经被拆开过了。又看了看署名,这竟然是邓布利多校长写的,收件人的地方,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图。一个正三角困住了一个圆环,然后用一竖将他们固定住,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图案,因为那和父亲挂在脖子上的项链图案一模一样。

  于是我又推论出,是蝻钩打开了这封邓布利多校长给父亲的信,所以父亲很不开心。但是当我看完这封信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错了。现在,在我说更多关于这封信之前,我想让你们先看一下它,我只能说它相当动人。对,我是说这封信相当动人。下面是原文。

  盖勒特:

  我的羽毛笔已经在这羊皮纸的上空悬了很久,迟迟不知道第一句到底要如何开口。倒不是说我没有话想要写,恰恰相反,我想,我是有太多的话要和你说了,所以才不知道在那一大团的思念里如何牵出一个头将它理顺。

  我还是没能理顺它,于是只能胡乱写着,我是如此地抱歉,我人生给你的最后一封信,我居然不能保持清晰的条理,但这并不能全怪我,这也有你的错。因为在面对你的时候,我的理智和思维好像总是互相打架,但他们都不会赢,因为情感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将这两个傲慢聪慧的家伙一举拿下。

  我已经116岁了,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甚至胡子也花白的老头了,你应该也是了。可我每次想起你的时候,都觉得自己还年轻,都觉得你也还年轻,我脑海里都是我们一二十岁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放肆与张扬。

  原谅我一个老头子了,现在给你写信还觉得自己是当初遇见你的十八岁,满怀欣喜与羞涩,愿我满脸的皱褶和半月的眼镜能替我遮去一二。

  我还是接着说你吧!我那年在戈德里克山谷遇见你的时候,你十六岁,神采飞扬,目光炯炯,一头漂亮的金发在太阳底下光彩夺目。我想只有少年这个词才能形容你当时的美好。说一件你会笑的事情,他们都说我很擅长控制人心,但其实我不过是个笨拙的老头,因为我连自己的心也控制不了,只要一提起你,不,哪怕是稍稍闪过一丝有关你的思想,我的心脏就立马紊乱了它的运作机制,变得一团糟。

  我们,都已经这么大岁数了啊!可是我总觉得,我遇见你还在昨天,你的脸,你的眉眼,你的笑,你的言语他们都在我的脑海里清晰可见。也是,千万遍复习过的东西,又怎么能不清晰。

  戈德里克山谷真的很美,尤其是那一片绿茵茵的草地,十六岁的你就站在那里,高高的山谷,抬头是碧蓝的天,远处是一望无垠的绿色,你张开双臂,好像要拥抱天空,然后你回过头对我笑,你说“阿不思,我决心要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你会加入我吗?”

  我怎么会不答应,你好像是从我的梦里走出来的,我看着你,就像看着我的梦,你热烈,神采飞扬,我笃定了你是我这一生中最想要成为,最想要得到的人。

  其实我觉得我不是那么贪心的人,可是每次想到你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你可以再贪心点,你可以得到他。我加入你了,你确实有个很宏伟的计划,然后拉着我一门心思扎进去,每多发现一点就笑得更加灿烂一点,三兄弟的传说,隐形衣,复活石,老魔杖。我也扎进去了,每看见你多笑一点满足就更多一点,你深陷我们的研究成果,而我深陷我们在一起的快乐。

  我那时一直努力做个乖孩子,在你身边的时候尤其像。我热爱这种感觉,我想我们大概本来就是一体的,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你是热烈鲜活,无所顾忌的那一面,连带着我的那份一起绚烂地绽放,我是安静柔软,沉稳内敛的那一面,连带着你的那一份暗暗地汹涌,我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这样的我们才是完整的。

  我们的研究相当成功,你又坐在戈德里克山谷的绿草地上,坐在我的身边,转过头对我说“阿不思,我们需要到戈德里克山谷以外的地方去,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料,我们还有会建造一支自己的军队,我们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个世界将会被统一。”

  我看着你金色的发被风撩起微微晃动,太阳都没能掩去你笑时绽放的光彩。你瞳孔里倒映着我的脸,一张平和的,安静的,微笑着的脸,我到现在仍能回忆起当时自己心中幸福的感觉。因为我们快要实现我们共同的目标,我们在你的设想里好像会相互陪伴到世界尽头,到天荒地老。

  我答应你了,我当然会答应你。我说过了,我们是一体的,我们在一起才是完整的。

  可是我好像还是太贪心了,命运逼我面对选择,逼我在家人和你之间二选一,这真是太残酷了。而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由自己做出选择。

  我确实对不起阿利安娜,甚至对于阿不福思,我也算不得一个好哥哥。你终于还是离开了,我没有去追你,但是我想,你带着我灵魂的一部分走了——那半个渴望热烈的生命,渴望一往无前地去放肆的灵魂,留下半个看起来好像充满了和善,宽和气度的灵魂。

  人们说,我善于伪装,并且我善于保守秘密。我好像总是处处兜着秘密,我好像总是有说不完的心事,我好像总是从容镇定,但他们永远也猜不到我的秘密。能有什么秘密比得上我爱你,有什么心事能比上我思念你,有什么东西会比让我失去你更让人恐慌。

  你真的不能想象,已经是个老头子的我,在说着我爱你的时候,是多么坦然。我一生都在极力避免让自己做后悔的事,但确实有两件事让我悔恨到恨不得生命全部重头来过。我们三人混战时伤了阿利安娜是一件,还有一件,是没能在那个夏天,在戈德里克山谷的绿草地上对你说出,我爱你。我所有的秘密里,没有哪一个会比这个更重要了。

  书上都记着,1945年的那场战斗,你输给了我,我将你关在纽蒙迦德的高塔。我并没有对这个做出这个评价,因为作为这件事情当事人的我,其实并不知道那场战争的结果究竟如何,至于我将你关在纽蒙迦德的高塔,这就又是另一个值得讨论的真相了。

  从来没有人去问,为什么你的那些活动没有在英国展开?所以我也没有问你,但那并不是因为我猜得到答案。盖勒特,和你有关的答案,我不会去猜,我再也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关于你的差池,我不会问你的,我可以自己杜撰一个答案,一个我自己满意的答案,这样…就够了。

  我指责你了吗?我一定指责你了。人们说我是幡然醒悟,但其实不是,我早就想指责你了,带着我的半个灵魂离开,将剩下的半个我留在这里。人们给后来的我堆砌了一大把标签,强大,优秀,仁慈,正义,智慧。他们赞扬我的伟大,只有我知道,这份荣耀不是我一个人的,是你成就了我,盖勒特。

  我将你视为另一个我,带着我幻想中的轻狂离开。我看到你的美丽了,看到我们的美丽了,看到了两个纠缠着,热烈追逐的灵魂,我从不承认那是有罪的,那只是一次自我放逐,就像每个人都有他黑暗的一面。有了那些,我才能安下心来做他们规矩的,和善的,正义的,仁慈的邓布利多。而阿不思早就离开了,和盖勒特在一起。

  关于你的过当行为,我当然也指责过。不,应该说,邓布利多当然指责过,但阿不思不会。甚至有一点连邓布利多也不想指责,因为你总是这样无所顾忌,这是真正的你,就是这样的你,做出了过当行为的你,才会在16岁离开德姆斯特朗,来到英国,来到戈德里克山谷,与我相遇。于是我不想指责这一点了,我甚至想感谢这一点,因为它让我遇见了你。

  噢,对了,关于我和你的事情,本是极少有人知道的。但你知道吗?有个小记者,她总是孜孜不倦地企图翻找些出秘密,甚至是在我这里。她应该也是觉得,我这里是秘密最多的地方,她确实挖了些秘密走了,她竟然写了本关于我的书,名字叫《邓布利多的生平与谎言》,我悄悄泄露一点秘密给她,于是,在她的书里,我和你是有着一段少年友谊的。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两个月确实能算作是我的生平了,她书里的少年友谊也确实是我的谎言了。她让人们知道了我和你的故事,我是很高兴的,所以我任她去写,任她去说,让全天下的人们都知道,我和你有过那美好到不像话的两个月,但最重要的这件事——我爱你这件事,一定要透过我的笔,亲手写出来。

  对的,我对你的爱不会是个秘密,有一天我会让人公开它。这将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生平最大的秘密。

  其实我已经做过暗示了,但没人注意,我将你的名字刻在了我的巧克力蛙卡片的背面。我说过了,我和你就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我们在一起才算是完整的,我背负着半截灵魂活了这么久,那么至少在那小小的卡片上,能让我完整一点吧!后来我被众多巫师组织排挤时,我告诉比尔,我根本不在意那个,任他们去吧!只要巧克力卡片上的形象还在,只要在那一方小小的纸片上,我还在,我就是完整的,我和你就是完整的。

  你知道吗?我给你的信,起头总是你的名字,他们没有前缀,没有亲爱的,挚爱的,尊敬的,什么的前缀,我没有忘记。只是我,真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能够描述你在我心目中的合理地位。亲爱的,挚爱的,这些词听起来好像都那么客套,我不想这样。看吧!又变成这样了,面对和你有关的事的时候,我真的很笨拙,我甚至绞尽脑汁,穷尽智慧也想不出一个能够准确完全表达我感觉的词。于是我就只写了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就在那里,那就是最好的。没有任何一个词能有你的名字这样的分量,没有任何一个词能有资格成为那个前缀与你的名字比肩。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我感觉自己要对你说的话还没有说完千万分之一,可是我越写,我的心就越乱。我该怎么办才好,盖勒特?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然而我却好像不能写好它,我希望你拿到了这封信后,不要责怪我混乱的话语,尽管他们读起来可能完全没什么逻辑。

  你可能不会相信,一个老头子,在给他爱了近百年的爱人写信时,竟然还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我的身体,我松弛的肌肉因为激动也开始颤抖。我真的不知道我漏掉了多少想要对你说的话没有写进去,但趁我现在还记得,我一定要把这个写下去。

  盖勒特,我的人生里,再没有那一段时间可以比拟你来到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两个月。我冗长的岁月里,最让我怀念的,不是我和你决战后被万人称颂,不是发现龙血的12种用途,不是成为霍格沃兹的校长,不是成为最高巫师法庭威森加摩的首席魔法师,不是成为国际魔法联合会主席,也不是被提名成为魔法部部长,对于我来说,那些东西都是小事。真正重要的,是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夏天,十六岁的你,十八岁的我,相遇的两个月两个月,就这些。如果我真的要有一本自传,这将是最重要的几个词。

  人们说,我在那段时间里和你一起陷入黑暗的研究,那是我的一段灰色历史,那真是太可笑了,我能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我从不后悔那段研究的日子,就算让我重走一遍我的人生,我还愿意加入你的研究,不!就算让我重走千千万万遍,我还愿意加入那次研究!我会愿意的,每一次!永不后悔!

  盖勒特,我,阿不思邓布利多,在这里向你发出下一世的邀请,如果真的有来生,我还要和你在戈德里克的山谷相遇,我想看你身后碧蓝晴天,想看你脚下茵茵绿草,想看你眼里神采飞扬,想看白云在你头顶打滚,想看阳光在你发梢跳跃,想看风儿在你周身跳舞,想看你…

                                                                                                     你的

                                                                                     
阿不思邓布利多

  这是信里的原文,我是舍不得去改动他们的。

  我好像看到了邓布利多校长不一样的一面,但是这一面也是我很喜欢的,尽管我平时也很喜欢他。

  我觉得我这次能撰写这次杂志真是太好了,这真的是个很好的职业,你们觉得呢?

  我认为我把这封信放在这里就是这次撰稿最重要的事情。我问父亲,我们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封面呢?

  父亲说,这是一桩人们会很感兴趣的丑闻,他的表情还是很不好,似乎有点悲哀。我想他可能也是因为看了这封信才会觉得难过吧!

  但是我看了心情很好,这些文字他们很美不是吗?邓布利多校长的爱情也很美,这真的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而且他看起来好像希望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知道他有一个对于他来说无比重要的恋人,我想帮助他。

  我问父亲,要怎么能让大家都读到这封信呢?父亲说,大家都喜欢丑闻。

  我不是很明白,因为我没有丑闻可以写。但是我还是想大家都看到这封信,这是个很美丽的东西。所以我就把丑闻两个字写在了封面上,但我没有做过封面,所以我只是在一张白纸上写上了这两个字。我应该写得足够大了,父亲责怪我,把杂志的名字都快挤掉了,可是我认为,如果能让大家看到这封信的话,挤掉名字也没有很大的关系。

  对不起,我还是要对你们说声抱歉。这里没有丑闻,这里只有一封信,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PS:首先,感谢小绿 @小绿,就是小绿 一直以来对我的默默支持了,这是我答应了她写的GGAD。虽然文笔渣,但一直都被小绿留言鼓励什么的。其实我写到后来都觉得自己不知所云了,真的跪....我可能真的进入了瓶颈期,什么都写不出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写GGAD,因为一直觉得原著对他们的描写太少了,我对人物拿捏很不准,虽然很喜欢,但从来也不敢写,生怕自己OOC到不成样子。不过后来头脑一热,就又想写了。所以这里如果出现任何OOC严重,全是我的个人后果,如果严重到实在难以接受的情况,请私戳或留言,我会考虑删文。

那么作为GGAD圈的一个萌新,还是求大家轻喷。看文愉快....

 

评论(21)
热度(118)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