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德哈】情事未名(一发完结)

梗概:原著空白剧情的脑洞补写

  有的事情就是那样,空气一般自然地发生在你身边,没有一场突如其来的转折,你永远意识不到,他对于你来说的不可或缺性。 

  哈利扫了一眼桌上搁着的报纸,首页上被加黑加粗的标题,被额外放大的显眼的M和G。 

  黑白的配图,高傲俊美的男人和温婉漂亮的女人,两人的手亲昵地挽着。 

  他别过了头,不想再多看。反正……应该与自己无关。 

  算算看,他有6年没见过马尔福了。偶尔报纸上见到过一点。马尔福家经过审判后,卢修斯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德拉科和纳西莎说是还需观察,其实是被强行禁足在了马尔福庄园。 

  纳西莎夫人是个聪明的女人,马尔福家的家产虽然被查封了不少,但依然财力雄厚。为了洗白公众形象,做了不少慈善捐款。 

  马尔福家的监督也终于在审判三年后因为曝光巡逻傲罗强势欺压丑闻被勒令停止。 

  自此后,德拉科马尔福便以慈善家和前食死徒的身份交替出现在各大报纸。公众褒贬不一,这个姓氏也终于沦落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酒吧零散的言语里,报纸真假参半的报道里,他也就了解了那么多。 

  马尔福从监禁被撤销后,接替了纳西莎的慈善捐款事业,并在一次活动中结识了格林格拉斯家的小女儿。那是个有着漂亮金发的可爱女人,作为一个纯血家族,格林格拉斯家的这个小女儿真的是个很特立独行的人物,她曾经公开发表过关于赞扬麻瓜科技与智慧的演讲,也一直在慈善界有着热心肠贵小姐的好名声。 

  之后两人频繁交往,绯闻也好,流言也罢,一切都终止于德拉科马尔福在一次活动中正式公开了两人的交往关系。 

  这一对郎才女貌的恋人也因其姣好的外貌和特殊的身份不断曝光在各大媒体中。 

  哈利从来没有想过去刻意关注那人的消息,却总是在各个地方,酒吧,街道,甚至傲罗办公室听到那人的故事。 

  尤其是在那人恋情公开后,他几乎停止了所有报纸的订阅。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个人能够消失在他的生活里,虽然……本来他们也已经在生活里没了交集。 

  他没能让自己错过这个消息,马尔福和格林格拉斯的婚礼邀请了魔法部的部分高层,他们打算带一小组傲罗过去,毕竟那里聚集的大部分都是当初的纯血统和纯血统拥护者。哈利的救世主光环已经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被磨去了些,但这种事情,人们总是会第一时间想起他的。所以他也在要去的名单之列,那份报纸便是刚刚过来传信的傲罗带过来的。 

  哈利很少无故请假,但是今天……他真的头疼。 

  随便搪塞了个借口,推掉了任务,哈利早退了,一个人回去了布莱克老宅。 

  克利切在战后对他恭敬了不少,这都得感谢雷古勒斯的项链。不过他也自己活动惯了,很少会用到克利切,老精灵便很少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了。 

  哈利坐在房间的软皮沙发上,关着灯,将自己溶进一片黑暗里。四周静悄悄的,所有的东西都只有隐约的轮廓,这样的沉寂,他想起了战后他常去的黑湖。 

  也不经意打开了本该被尘封的记忆。 

  救世主所有的故事都为人称道,但哈利波特的故事,只适合永久埋葬…… 

  在所有人的眼里,伟大的哈利波特都有一段相当丰富多彩的人生。撇开他从11岁进入神奇的魔法世界就成为人们眼中伟大的救世主不谈,仅仅是在他的青春期,他至少有一个成绩优秀无所不知的好朋友,一个家族庞大勇敢热心的好哥们,还和一个异国风情的漂亮女孩有过甜蜜的恋情,更重要的,经历过数次和死神争抢生命的勇敢事迹。 

  冒险,友情,爱情,这些在青春里闪着诱惑光芒的东西全部都铺满了他的记忆。 

  可是,这都是救世主的故事,他自己的故事……沉在了他永远也到达不了的……黑湖湖底…… 

  人生需要一场冲撞,一场能将你撞得头晕目眩的重大事故,匆忙中会抓住的东西,那就是真心爱着的东西了吧!

  哈利的那场冲撞具体在哪里?他说不上来,毕竟他的人生早在他未能有所记忆之前就已经被刻进了历史,印上了书本散播在巫师界的各个角落。 

  但那时,他确实发现了点东西,然后小心翼翼地……不敢让任何人察觉…… 

  大战刚刚结束,霍格沃兹的一切都需要重新修缮。学校作为主战场已经成了一块被鲜血和泪水洗刷过的乱葬岗。 

  他刚刚才和罗恩吵了一架,他知道不是罗恩的错,他只是想吵架而已,只是想找个发泄口,而且他确实需要罗恩骂他一顿,越凶越好,他没办法在知道弗雷德的死亡后还坦然面对罗恩,他希望罗恩最好能打他一顿,可是罗恩没有…… 

  罗恩似乎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下了心中的怒火“没有任何人应该责怪你!你做了你能做的,我很难过,难过到想哭!我也想怪你,可我知道我不能!我现在更想打你一顿,不是因为弗雷德的死,不是因为任何人的死,是因为你把所有的死亡都归咎到你自己身上!我不会安慰你了!因为我他妈自己也需要安慰!”罗恩吼完这一大段,转身就走了。 

  赫敏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争吵,少见的,并没有上来制止,可能……大概每个人都需要一场发泄,那种能吵得人脑仁疼的争吵刚好合适。 

  赫敏看了一眼罗恩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哈利,她走过来轻轻搂了一下哈利,没有说话,也离开了。 

  哈利低头深呼了口气,室内很闷,他需要透透气。不知道是因为战争和死亡遗留下的阴冷还是天气本来就如此寒冽,哈利总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要在空气中凝结出水滴了。还有这天,压得过分低了,青黑色的一片像是太阳还未升起的凌晨,并且……永远也不会再升起。 

  哈利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浸在了黑湖冰冷的湖水里。 

  他愣愣地站在那儿,想起三年级的比赛。黑湖里的人鱼夺走了选手最珍爱的东西…… 

  又往前走了几步,湖水已经漫过了他的大腿,他感觉到入骨的寒意,穿过他薄薄的衣服布料缠上了他的整个下半身,这种与人体相去甚远的温差刺激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自虐般的快感。 

  他几乎感觉不到下半身的知觉了,双腿更像是两根沉重的铅块。 

  哈利伸出手去触碰平静的湖面,指尖与湖水相接的瞬间,泛起一小圈涟漪很快扩散开来不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掌压入水中,湖水像是碎开的刀锋。他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冷多一点还是疼多一点,但这让他胀痛的心要好受一点了。 

  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哈利不自觉又往前走了两步,水面堪堪沒过他腹部,与湖水的冰凉形成对比,他几乎好像能感知到自己身体的温度,这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暖与寒有一条如此精准明确的分割线。哈利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流失……在他能让自己犹豫前,就一头扎进了湖水里…… 

  这一次,他没有囊鳃草,没有竞争对手,他在想……说不定,人鱼又一次偷走了他珍爱的东西。 

  说不定……

  他失败了,他游泳还不赖,但是他并不能在水下憋很久的气,他游不到湖底……哈利终于将头探出水面,心里默念了一声道歉。一个人在偌大的湖面中心浮着,这寂静的世界,他仿佛是唯一的生命。 

 

  他搞不懂这样的季节里怎么会有风,这个季节……应该是个死季。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知道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但是就差不多是现在这个样子,压低到几乎要和湖面相交的灰色天空,安静到像是聋哑人的无声世界,空气再稀薄点,勉强维持人的呼吸就好,树林颜色再暗点,那种在阴影下接近黑色的墨绿…… 

  被湖水淋透的衣服皱巴巴地贴在哈利身上,那风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么强势,一片片的,像刀刃刮过他的身体。他像个漏气的破碎玩偶,身体四处都开始塌陷,无力支撑…… 

  第二天哈利是在床上醒来的,他最后也没能记起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寝室真的很暖和,他想他有点感冒了,室内暖融融的空气包裹着他,真舒服。湖水带来的寒意从他脑海里闪过了一下,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搞不懂自己当时为什么会享受那种刺骨的寒意。
 
         但是……黑湖湖底…… 

  学校还在重建中,所以课程都停了,大部分的学生都回家了。赫敏跟着罗恩去了陋居。罗恩一直也没和他说话,但是赫敏还是邀请他和他们一起回陋屋,他当时看了一眼罗恩,罗恩别过脸不看他,但他知道,这件事至少是罗恩授权了的。 

  他笑着拒绝了,也没有漏掉他拒绝的时候罗恩扫过来的吃惊的目光。 

  罗恩没有来得及听他说完剩下的话,一甩袍子疾步走了出去。 

  赫敏看着他,哈利知道,她要一个回答。她也知道,哈利并不是真的要和罗恩冷战。 

  他转过身去“我会和他道歉的。”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回答。”女孩总是过分聪明。 

  “我想在学校再留一段时间。”他的感冒好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想起了黑湖,想起了他未能到达的黑湖湖底,想起了黑湖湖水带给他的能淹没一切的刺骨寒意。 

  他听到女孩叹了口气“我知道我们帮不了你。”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让他们担心的,但是,再让他……任性一回。 

  这天天空依旧阴沉,哈利又一个人回到了黑湖。没有变化,宽阔的湖面,不见一丝波纹。这里有种苍茫大气的感觉,哈利想。 

  那种脱离了人气的,流放之地。 

  他依旧没有带囊鳃草,他找不到,这个东西很稀有。 

  他没有再从湖边走过去,而是到了三强争霸赛的木台那里。时间真的像是会飞的,他都没有来得及抓住一点尾巴。三年级到现在,好像经历了那么多,可他却觉得,昨天他还站在这台边,同学们的欢庆声在他的耳边回荡。 

  一抬眼,又没有了。所有的声音都瞬间截断,静……好像空气都不忍流动,唯恐打破这死寂。 

  他的大脑开始飞速蹿过明暗的画面,看不清晰,好像有过分放大的惊恐的眼,张着嘴来不及言语的扭曲的脸,他不认识,他好像认识…… 

  哈利猛地睁开眼,分不清刚刚是一个恍惚的梦还是迷惑的思想。他摇了摇头,他需要下水,一场能够撕碎他混乱思想的疼痛…… 

  哈利手忙脚乱地扒掉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一条黑色的平角裤,然后在还来不及协调自己身体的时候,就一头扎进水里! 

  彻骨的寒意将他包围,他的大脑一瞬间就空了,只有冷和痛……还有解脱…… 

  连续一个星期,哈利每天都来这里,但他仍旧没能到达黑湖湖底……而且他知道……有人在…… 

  从他下水后就一直站在台边,又他上来前离开,他不知道是谁,但莫名竟觉得安心。 

  就好像……他不是唯一的流放者,这角落里,他不是唯一的生命……

  今天他依旧没有游到湖底……事实上,他今天不打算游下去,他想见见那个人。 

  下水后他就一直潜在木台底下,没过多久,他听到了脚步声,踏在木制的看台上,在他的头顶“砰砰砰”的响。听起来,像是皮鞋的声音。 

  声音停下来了,他在湖面上看到了一团黑色的影子,那人应该是走到看台边了。 

  哈利突然窜出水面,伸出一只手扶在了木台边缘,另一只手抓住了那人的裤脚。 

  他仰起脸,眼睛因为睫毛上挂着的水珠还不能完全睁开“那天,是你把我送回去的吗?” 

  那人突然收回了脚,哈利感觉到了手间的布料滑出去了。 

  接着是熟悉的声音“波特,你是想自杀吗?”一贯的嘲讽语气。 

  哈利微微睁开一条缝,看到了那人黯淡的白金色的发,惨白的脸颊“马尔福?” 

  他应该惊讶的,可是他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使劲眨了眨眼睛,想要把水珠挤出去“你来干什么?” 

  马尔福突然单脚蹲下来,伸出魔杖指着他的下巴“我来拿我的魔杖。” 

  哈利无视了魔杖的威胁,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水,终于睁开了眼。 

  “我没带在身上。” 

  马尔福不相信地看着他“你出门不带魔杖?” 

  哈利两手撑在木台上,让自己再上浮了一点,仰着脖子和人说话挺累了。 

  马尔福随着哈利的动作慌张地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 

  他忍不住笑了“马尔福,得了。你根本下不了手,收起来吧!” 

  马尔福有点被激怒了,他将魔杖往前推了一下,堪堪抵在了哈利的喉咙上“我为什么下不了手!盥洗室里我可没手下留情!” 

  “最后倒下的人,可不是我。”哈利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记得,记得马尔福的白衬衫上凌乱的血痕,还有顺着流动的水面爬了一地的红色,应该说,他永远忘不了…… 

  马尔福的手抖了抖,瞪着他“你现在手中没有魔杖!” 

  哈利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马尔福握着魔杖的手腕“忘记我是怎么样抢过你的魔杖了的吗?” 

  他感觉到了马尔福在颤抖,眼神也开始慌乱。趁着马尔福不注意,他猛地伸出另一只手拽住了马尔福的衣领,用力将他拉下了湖中。 

  冰凉的湖水包裹着他们,马尔福正在剧烈地挣扎,试图甩开他的手。 

  他看到马尔福凶狠地瞪着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张嘴却吞进了一大口湖水,几串气泡就冒了出来。他忍不住对着马尔福笑了,马尔福却更加生气了,皱着眉头像是要把眉毛都挤成一团了。 

  哈利松开马尔福的手腕,转而抓住了马尔福另一只手的掌心,拉着他往湖底游去。 

  马尔福对着他疯狂摇头,便开始往上游。哈利一把抢过马尔福手中的魔杖,指着他。马尔福终于老实了,随着哈利一起向下游去。 

  当然……他们还是没能游到湖底。半路他们就开始上浮,冒出水面的那一瞬,哈利耳鸣了,世界在一串拉长的鸣响里变得沉寂。他们浮上来的时候太快了。 

  “波特你疯了吗!”马尔福大口地喘着气,狠狠地瞪着他“你就那么想死!” 

  哈利看着马尔福,少年的额头贴着几缕碎发,浅灰色的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水珠,偶尔有一滴像泪水一样划过男孩的脸颊。平时干燥的嘴唇因为湖水变得水润。 

  “我没有,我只是想去湖底找找……” 

  马尔福更加暴躁了“你以为你是一条鱼吗?能游到湖底!” 

  哈利只是习惯性地反驳马尔福,他对这个无比熟练,就像他呼吸空气一样自然“三强争霸赛我就游下去过。” 

  “那你现在游下去又想干什么!这里没有比赛!底下没有人需要你救!”马尔福继续和他争吵着,然后突然停下来,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他“波特,你不会吧!” 

  哈利不知道马尔福想到了什么,他有点心虚,别过了头。 

  “那些人是死了!死了!不是被人鱼虏走了!你经历的,是战争和死亡!不是比赛和游戏!”马尔福几乎是在冲着他尖叫。 

  哈利在水下抓着马尔福的手忍不住加大了力道。他的泪腺正在发热,企图制造一场狂欢。 

  “我知道。”他的声音完全沙哑了,喉咙酸肿着,开始发疼。 

  “呵呵……”马尔福游到他面前,视线追着他的眼睛,开始嘲讽“所以你也不带囊鳃草,游不到湖底,看不到真相!然后日复一日跑到这里继续欺骗自己!”马尔福的声音越来越大“你们格林芬多真的好大的勇气!面对不了死亡就像个神经病一样自我欺骗!” 

  哈利终于没有忍住,眼泪一滴滴砸进水里,泛开一圈圈的波痕。他伸出双手死死搂住了马尔福的脖子,好像这是他唯一还能留住的东西。 

  哈利突然的动作让马尔福全身都僵硬住了,他没来得及推开,被男孩的手臂紧紧缠住了脖子。男孩冰凉的身体透过薄薄的衣服布料将寒意传递给他,肩头却因为男孩的泪水一片滚烫。那一滴滴落下的泪带着沉重的力量砸在他肩上,它们太有实感,不痛,却痒,无法忽视。 

  在哈利觉得自己终于流干了眼泪,开始困倦的时候,马尔福架着他的肩膀,往湖边游去。 

  哈利真的很累了,他干脆闭上了眼,把体重全部交给了马尔福。 

  他感觉到自己被人背起来了,少年的背部很温暖,比起湖水能让人忘却一切的寒冷,这种温度更令到他感到舒适。哈利感觉到了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就贴着马尔福的背部,他不知道马尔福是否也听到了,那雷鸣般的心跳声。 

  他隐约听到马尔福念了段什么咒语,恍惚中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马尔福从他手中又夺回了魔杖,他需要睡一觉…… 

  哈利在他的寝室醒过来,寝室门锁着,窗户却是掩着的,并没有栓上,他的行李箱被打开了,翻得乱七八糟,还有柜子和书桌,也一片狼藉。 

  他抚了抚有点发疼的额头,不得不做出合理的猜测,马尔福……是从窗户进来的,还翻乱了他的东西,想要找回自己的魔杖。 

  哈利愣了愣,转身,将手入枕头下,圆木结实的触感让他舒了口气,抽出来。是一根魔杖,山楂木,刚好十英寸——马尔福的魔杖。 

  他没有再去过黑湖了,不知道马尔福是否还去过。 

  不过,马尔福再没有来找过他,没来找他要魔杖。 

  之后,哈利一个人去了对角巷,找奥利凡德去维护马尔福的魔杖,它在战争中有点受损了。

  老人接过那根魔杖的瞬间,立马就报出了魔杖的基本属性“山楂木,杖芯独角兽毛,十英寸。” 

  奥利凡德看了他一眼,问到“你在战时用过这根魔杖吗?” 

  哈利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魔杖是会挑选主人的,不是每根魔杖都能轻易接受别人的使用,你是幸运的,哈利。马尔福的魔杖恰好没有排斥你。” 

  “那如果,它排斥我呢?会怎么样?”哈利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就像当初你来我店里刚开始用的那几根那样,轻的话,只是不适,严重的话,无法掌控,更甚,伤到你自己。”奥利凡德和他简略解释了一下,收起了魔杖,让他过些时候再来拿。 

  哈利本想找个机会,将魔杖还给马尔福。他在霍格沃兹重新开学的前几天去拿回了魔杖。 

  可是,马尔福没有来…… 

  对,他没有来上学。 

  马尔福一家都受到了控诉,需要经过魔法部的正式审判。 

  哈利本以为,审判结束后,他便会回来了,可他揣着那根魔杖,直到毕业,这东西,再也没有回到它主人的手中。 

  他把那根魔杖锁进了一个小匣子里,就像锁死了那段记忆。 

  他也尽力避免了任何交集,生怕被那人一个眼神就撬开了秘密的匣子。 

  他失败了…… 

  揪了揪额前的碎发,哈利站了起来,也许是坐得太久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大脑有一阵的眩晕。 

  在一片黑暗里,他熟练地摸到了房间的一幅画像,打开了后面的暗格。 

  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箱子,也就两个巴掌的长度,没有锁,看起来像是完全封闭的。 

  哈利轻声念了个咒语,盒子自己弹开了,一根魔杖静静地躺在里面。 

  他伸出手小心地取出魔杖“lumos” 

  魔杖闪了一下,接着散发出柔和稳定的光芒。 

  哈利盯着这一团小小的光芒,总觉得自己应该回忆点什么,可是大脑就像被抽空了,没能有半点画面。 

  他挥了挥魔杖灭掉了光芒,将自己摔进床里,盯着一片漆黑的空间,觉得上方的空气化作一股水流将他淹没,冰冷刺骨……适合沉睡,适合遗忘。 

  后半夜的时候,哈利醒过来了,他忘记拉窗帘了,月亮移到了天空的另一侧,刚好在他的窗外,月光轻柔地泄进来,在他的床上投下一片明亮。 

  他抬手遮了遮眼睛,有点不适,终于还是站起来,微微眩晕了一会儿,到了窗边,想要拉起窗帘… 

  隔了一条街道的转角,一个男人站在那里,静静地站着。在一片月光下也毫不失色的白金的发,哈利抓着窗帘的手,僵住了。 

  男人点了点脚尖,可能是站久了想换个姿势,然后自然地抬起了头…正对上了哈利的眼睛。 

  哈利想,他的心脏,刚刚肯定停止跳动了,因为…他忘记了呼吸… 

  德拉科几乎是在看到哈利的一瞬间,转身就走了,哈利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追了出去。 

  “马尔福!”哈利听到自己的声音因为颤抖,语调变得奇怪的尖锐。 

  男人站住了,没有回头。 

  哈利握紧了手中的魔杖,往前走了几步“你不想拿回你的魔杖吗?” 

  德拉科终于转过身来,诧异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哈利走到他面前,举起了手中的魔杖“你不想拿回它了吗?” 

  德拉科看了一眼魔杖,它被保存得相当好,杖身还光洁地反着光。他没有伸手,皱着眉“我那天找了很久,你把它藏哪儿了?” 

  “我没有藏它,它就在我枕头底下…”哈利低下头,补了一句“一直都在那。” 

  德拉科又看了几眼,仍旧没有接过魔杖“我有新魔杖了。不用了。” 

  哈利举着魔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垂下来。 

  这是场迟到的谈话,所以…这魔杖也…不需要了。 

  德拉科转过身,像是要离开了。哈利看着男人的背影,已经不是少年时那样纤弱了,毕竟,明天,这个男人就会成为一个女人的丈夫,要可以让人安心依靠才行吧! 
 
    “恭喜了!”哈利压低声音,尽量不泄露自己的情绪。 

  德拉科像是愣了一下,幼稚地回嘴“谁稀罕你的恭喜!” 

  他没有回头,哈利看不到他的表情,这话语声音低沉,哈利也听不出语气。 

  总觉得有些东西好像变了,应该的,六年。这几乎快赶上他们相处的时间了。也都不是孩子了,言语里的尖锐早就被世故磨平。 

  “你还是变了,不是吗?”哈利试着挤出一个笑容“格林格拉斯小姐真是相当优秀,能让你接受麻瓜世界的观念和东西,她功不可没。” 

  “她是很好。”德拉科转过身看着他,那双浅灰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反射着金属色的光芒。 

  这句像是半路截断的话,最终也没了下文。 

  哈利接不了下一句,他无法反驳,也不想顺着这句话说下去。 

  他们终于在一片沉默中结束了这场意外的谈话。 

  有些事情,真的不适合挑明,就像他不会问德拉科,你为什么要在新婚的前一晚来到我的楼下。 

  他当然没去德拉科的婚礼。一句她很好…就够了。自己,也该安定下来了。 

  金妮是个很好的女孩,她勇敢热情,大方坚强,他们有过一个甜蜜的亲吻。无可挑剔,一个妻子的完美人选。 

  在德拉科婚礼后的三个月,他终于向交往了两年的金妮求了婚。是的,他们的正式交往从他成为傲罗开始的。说是拖延的借口也好,说是放不下秘密的私心也罢,他让女孩白白等了他4年,不该再辜负她了。 

  他单膝跪在女孩面前,看着女孩捂着脸,笑着流泪。拿出戒指,轻轻套在女孩的无名指上,给了女孩一辈子的承诺。 

  亚瑟对于罗恩和赫敏的婚礼没能去麻瓜的教堂痛心不已,坚持金妮和哈利的婚礼要按麻瓜的方式进行,哈利同意了,但罗恩坚持,他们应该在陋居弄一场狂欢,有热闹的舞会和喝不完的酒水。 

  赫敏责怪罗恩在他们的婚礼上喝了过多的酒,毫无风度,并警告他,这次不许喝得太多。他们坐在一起开心的笑,就像是所有童话的结局,有男孩和女孩,有一场完美的婚礼。 

  亚瑟在舞会上弄回了很多麻瓜世界的东西,大肆炫耀着,吸引了人们的目光。所有人都在热闹着,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心平静到不像话。他正中规中矩地走向所有人眼中的幸福生活。 

  罗恩被乔治的新焰火搞得羡慕不已,哈利提议,他们应该骑着扫帚到空中去放,那样才更好玩。 

  他的提议获得了乔治和罗恩的赞同,于是被打发着回陋居拿扫帚了。 

  他刚刚踏进房门,被一只手抓住了推到了墙上。 

  他没有叫出声,仿佛早就等着这件事的发生。 

  德拉科看着他,眼睛四周的皮肤是淡粉色的。 

  “我来拿我的魔杖。”他一只拳头抵在哈利脑边的墙上,说出的话因为咬着唇有些含糊。 

  “你说你有新魔杖了。”哈利平静地回答他。 

  德拉科压低了声音朝他吼着“那也是我的魔杖!” 

  哈利并不在意德拉科的怒气“我和你换。” 

  “不换!” 

  德拉科这两个字的尾音淹没在了哈利凑上来的唇里,哈利感觉到了德拉科片刻的僵硬,紧接着德拉科咬上了他的唇,狠狠地。然后,不知道是谁先侵入了谁的地盘,一股甜腻的血腥味在两人交缠的舌尖扩散开。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到了哈利的脸颊。 

  哈利睁开了眼睛,看到德拉科紧闭着双眼,细小的水渍正挂在那人的眼角。

       他有点恍惚,男人柔软的舌卷起他的,他也配合着纠缠,手不知何时抬了起来,伸出指腹抹去了那人的泪痕。顿时两人都有点慌乱。

  德拉科颤动了下眼皮,睁开了眼睛,他们停下了这个吻,看着对方,久久无言。 

  他们搞不清楚自己是没有话说,还是想要说的话太多,不知从哪里说起。 

  哈利默默抽出身后的魔杖,刚刚举起来,又被德拉科伸手压下去了“我们换过了。” 

  德拉科侧过身去,不看哈利,继续打破这沉默“恭喜了。” 

  “她很好。”哈利回答他。 

  德拉科看了他一眼又别开,走了几步,到了门口“她是很好……但是我变了,不全因为她,再见……” 

  男人离开了,补齐了几个月前,那场未能完成的对话。 

  “再见,德拉科……”这是一句没有观众的自言自语,是哈利波特又一段应该埋进湖底的记忆。 

  外面还在进行着热闹地狂欢,哈利找到了扫帚,赶下去,打算继续走上他幸福生活的轨道。 

  那些未能说出的少年情事注定是一段只能藏在心底的秘密,一段只能葬在黑湖湖底的回忆。 

  而他们自身,都应该按照所谓的美好未来走下去。 

  又十三年后的站台,那场意外又注定的相遇,是沉淀了爱情,担起了责任的见证,那眼疏离又心动的对望,是未名情事激荡起的最后一丝涟漪。 

       
  亲爱的,祝愿吧!祝愿我们在各自爱人的身边幸福快乐,这是对我们少年情事最好的祭奠。

PS:周一到周四的日子简直绝望!!!开会的时候无聊码了一段字,舍不得丢掉,就干脆码成了短片。
精神洁癖我卡文了!!哭泣!!!不过……那是我第一篇德哈文,我不会坑的!保守估计,以后周更!
抱歉几天没更了,不嫌弃的话……先拿这篇短篇凑和一下?
最后,食用愉快!

评论(38)
热度(192)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