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Spideypool】荒诞

警告:大概是个恶搞的段子短篇吧。OOC预警。

Peter觉得他被坑了。那个小破孩!坑了他三个月,现在人走了居然还在坑他,白眼狼。

三个月前的周日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巡逻完准备回家了,在一条巷子里捡到了一个骂骂咧咧的小孩。小破孩满口脏话,正和几个街头小混混斗嘴,眼看那个红毛的小混混发火要打人了,Peter就出现救下了那个小孩,顺便吓唬吓唬那几个混混让他们滚蛋。

“嘿,这么晚了不回家睡觉吗?也许我可以送你一程。”
小破孩似乎并不在意他的问话,绕着他转了几圈认真地大量,老实说,被一个比自己还要矮上两个头的小孩子这么一本正经地打量挺奇怪的。
Peter笑了笑。“好吧,我们的小警官,看出什么来了吗?你真不想回去睡觉?”
“Mat。我回不去了,你要带我回家。”小男孩停下来严肃地看着Peter。
“Huh?”
……

出于总总一言难尽的原因,Peter收留了Mat。好在Mat说他只会在这个地球呆三个月,这是他和Royal打赌输了的惩罚,三个月后,会有人来接他。鉴于Peter本身经历的事情就已经很玄幻了,所以在看到这个看起来只有十来岁的小男孩把他的客房改造得像个化学实验室一样之后,他还真的相信了Mat的说辞。

就是这个实验室,开启了为期三个月的魔鬼猎奇人生,Mat总是有各种办法趁他不注意让他沦为小白鼠。

Mat经常会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药水。
比如喝了之嘴巴根本停不下来,会不停地说话。
“你有没有碰巧把这个药水送给过某个雇佣兵?”
“没,我今天才做出来。”
“哦……,那你能做个效果相反的吗?就是喝了之后话多的人会变得话很少那种?”
“你不想听谁说话?”
“有个人话比较多。”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呢,这样比药水效果更好,所以我没有做这个药水。”
“……。”

比如喝了之后能改变性别,从身体构造到声音全部改变。
“Spidey你今天说话声音怪怪的?”
“没,没有。”
“有,绝对肯定一定有,另外White说你的胸肿了,Spidey最近在练胸肌吗?”
“别!!!!!”
“软的……”
【软——的!】
{软!软!的!}
“我要回家了!”
“所以你不是我的Baby boy,你是我的Baby girl?”
“绝对不是!”
Peter从来没想过他会有用到束胸这种东西的一天,那之后他甚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让Wade重新相信他是男孩子,这真的很不容易。

比如喝了之后能让人暴躁指数倍增的。
“Spidey,你今天火气有点大?”
“不然呢!你还指望我说好话,你差点射中了那人的脑袋!”
“你知道我只是开个玩笑,生活需要玩笑。”
“玩笑也不行!少惹点麻烦行不行,你个巨婴。”
“我觉得我很受伤,Spidey。”
“噢,是吗!我还很火大呢。”
多说一句,第二天愧疚的Peter为了道歉,带着Deadpool玩了他最喜欢的空中飞行,很多次。嗯,就是一个Peter背着雇佣兵在城市荡来荡去的游戏。他完全不明白Wade为什么喜欢这个,诡异。

后来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拖Mat的福,这三个月发生的荒谬事多到Peter自己都数不过来。Mat被接走的那一天,给了Peter最后一管透明药水。
“所以,又是什么神奇的东西,我们的小科学家?”
“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家伙,那个红色紧身衣很高大的肌肉男。”
“……。”
“这是我最不屑的药水,Royal的垃圾玩意儿,很烂俗,加进你的DNA,他会喜欢你的。”
“什么?我不要这种东西!”
“放心。是有时效的,用Royal的话说,短暂的实现一下爱情梦。”
“多久?”
“一个星期。”

Peter发誓他并不是真的要对Wade用这个,虽然有时效,虽然很短暂,但毕竟那种感情是假的。而Peter想要的,显然更多。

他把药水倒进玻璃杯里,看着这透明的液体,试着嗅了嗅,没有任何味道,颜色也完全就和白开水一样,外观上根本就和普通的水没有任何区别好吗。什么味道?如果什么都没加不会有影响吧?Peter试着喝了一口,什么味道也没有。非要说,就是白开水吧。

他这边正盯着水发呆呢,Wade一身血地爬窗进来,室内弥漫出一股腥味。
“Deadpool!你干什么去了!”Peter又担心又气愤的。从柜子里搜出一条干毛巾。
“我需要用一下你的浴室,Spidey。”Wade一边接过毛巾一边不正经地冲着Peter眨眼。
“快去去去。”Peter推了雇佣兵一下。
Wade抓着毛巾路过了放着玻璃杯的桌子。“借我口水喝。”说着便端起杯子一口灌下肚了。又回头冲Peter娇羞道“Spidey不要偷看哦。”
“砰”浴室的门关上了。也顺便震断了刚刚Peter拉得紧紧的理智之弦。
“Deadpool——!”
“嗯?Baby boy要来一发鸳鸯浴吗?”Wade从门里探出头。
而Peter已经接近崩溃了,他冲过去挤进浴室。
“嘿嘿!Spidey你今天的热情很让人兴奋啊。”
Peter逼近Wade,男人被逼到了墙角,一脸期待状。
“别给我露出这种表情啊!”Peter拖着Wade的手腕到了洗手池边。
“快吐。”
“什么?”Wade还完全处于懵逼状态。
Peter已经不耐烦了,他自顾自地将Wade的面罩掀起到鼻子上方,又将男人的后颈压向洗手池。“快给我吐!”
“吐什么?”Wade试图抬头,可是蜘蛛力量过于变态,他根本动不了。“Spidey,SM能不能等我洗完澡再玩,我一定会很配合的。”
“闭嘴!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Peter坚信药物已经影响了Wade,不知道催吐有没有用,但总归要试试吧。“快给我吐!刚刚那杯水,全部吐出来!”
“怎么吐?”Wade是很认真地在问了。
Peter停顿了一秒,又抓着Wade走到花洒下,拧开。刚刚流出的水还是冷的,Wade怀叫了一声。“噢,天啊,Spidey,你从来没说过你喜欢SM,折磨人的好手。”
此时水温慢慢上来了,浴室里氤氲着水汽,Peter的衣服湿了透,Wade的制服上的血液也被冲下来,地上一股红色的水流
“对不起了Wade。”
“什……”
Wade话还没说完,Peter对着Wade的肚子就是一拳。
“Spidey……”Wade捂着肚子,旧伤未好又添新伤。“一杯水,不至于吧。”
“怎么办,还是没有吐!”Peter显然已经很着急了,正准备第二拳下去。
“停停停!Spidey!我吐。”Wade伸手拦住了Peter,摘掉了自己的手套,将手指伸向喉咙,委屈巴巴地看着Peter。
经历这次难忘的共浴,Wade相信他已经有了阴影,不会乱动Spidey的东西了,但这也改变不了他想要和Spidey共浴的决心。
然而真正的重点不在这里,Wade发现从那次以后,Peter开始变得一惊一乍的。
比如巡逻中途。
“Spidey,我今天表现良好吧,不考虑给我一个爱的抱抱吗?”
“Stop——!”Peter转过身冲着Wade大喊。不许说这种话。
“?”

比如一起在高楼休息。
“Spidey,我今天给你带了一份冰淇淋,你最喜欢的口味。”
“谢谢。”
“谢谢多没意思,不如实在点来一个吻?”
“……。”Peter转过脸盯着Wade,雇佣兵透过面具都感受到了Peter的杀气。“我再说一遍,不许说这种话!”
“哪种话?我想亲你,想抱你,还想和你sex这种?”
Peter丧气地捂住了脸,告诉了Wade药水的真相。

“真的?可是我感觉我没有任何变化?”
“具体我也不知道,Mat已经离开几天了,再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可是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变化啊。”
“你还说没有?昨天要抱今天要亲,明天是不是准备爬窗啊?”
“你会给我留窗吗?”雇佣兵试探性地问。
“我给你留一道门,通向死亡。”
“是吗?我死一次你就让我进去?”
大意了,Peter这才想起了Wade的治愈因子。“总之就是你现在对我的感觉都不是真的,别被药水骗了,我不要你虚假的喜欢。”
“那说不定我是真的喜欢Spidey呢?”
“别骗人了,再过几天药效没了我就能把这个当成笑话再讲给你听。”
……

于是,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
“Spidey!一个星期过去了。我还是好喜欢你。”雇佣兵抱住了年轻的英雄。
Peter在Wade怀里大概愣了几秒,突然推开男人。抓着自己的头大叫。“该不会药水出问题了!怎么药效还没过!”
“Spidey……”这下可把Wade委屈坏了。不管他怎么解释,Peter都坚定地觉得药水还没失效。惨了,他应该在这一堆破事之前就把Spidey骗到手的!这他妈地什么破事,明明两个人都相互喜欢了居然还不能在一起,Wade觉得没有比这更蛋疼的事了。

——

——

“妈的!你给我的配方是假的!”Mat冲着他眼前的男人大骂。
“你试过了?我要给你真的了,那还得了。给哪个美女试了啊?”
“给你试了!”Mat抱胸扬起下巴,丝毫没有要承认错误的样子。
黑发男人震惊了一会儿,脸上开始飘起淡淡的粉色。
“我加了Tiffany的DNA,放进了你的shurry果汁里。”Mat补充到。
“你!你他妈的弱智!”Royal从座子上站起来,从口袋里搜出一个吊坠丢给Mat。“你就这么保持着小屁孩的样子吧!你的破东西拿走,你的问题我治不了,脑袋有洞。”作势就要走。
“喂!等等。”
“怎么样?跪下来叫声爸爸,我就原谅你。”
“去你妈的,还叫爸爸,别以为你现在比我高,我可是比你大六个月!等我恢复了揍死你!给我恋爱药水配方,我似乎把地球一男孩坑了。”
“没有。”
“别赌气,我还要信誉的!快给我。”
“我说了,真没有。师父教的都忘干净了?”
“滚蛋,少骗人,你不会忘了你追我疯狂示爱一个星期。花海星斗雪地奇观一样不落,一堆的深情告白。去西望崖给我采毒草解毒,去孤湖湖底给我抓灵娃治伤,你别说,那一个星期我还挺感动的,”
宫殿里沉默了半晌。
“药是骗你的,师父早说过了,没有任何东西能催生莫名的情感,爱是不能被控制的,什么都不行。”
又是一阵沉默。Mat咳了几声,试图缓解尴尬。“那……你还真的挺能演啊,为了骗我,演戏演得命都不要了。”
“药是骗你的,其他都不是。”Royal叹了口气。“败给你了,二十多年了,啥都看不出来。还把我往外推,我真是憋屈得不行。”
“那还不是你这段时间老是一看到我和她一起就冷着脸。我他妈还想忍痛做一次神助……卧槽……”
“弱智。”
“那你以前怎么没有对我那么好!”
“不是我没有,是你眼瞎。”
“你他妈放屁!等等!我真把人坑惨了!”

——

——
这天Peter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的号码居然是一片乱码。他有点好奇,点开,里面传来巨大的杂音,然而他依稀听见了电话那边一个熟悉的男音。
“Peter啊!那个药水是假的!Royal那个狐狸骗我!”

——
考完试了,就变懒了,什么也不想干。做了个神奇的梦,试着就梦里几个片段凑了个短篇,也懒得排版了。翻译更新等我过两天回家再说吧。爱你们(∗ᵒ̶̶̷̀ω˂̶́∗)੭₎₎̊₊♡!

评论(4)
热度(66)
  1. 快来削我啊蓝丝带 转载了此文字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