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授权翻译】stop watch68-71

        设定:每个人出生时会得到一块钟表。用来倒计时你遇到你灵魂伴侣的时间。

        前篇:01 02 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20-21 22-23 24-25 26-27 28-29 30-31 32-33 34-35 36-37 38-39 40-41 42-45 46-49 50-52 53-56 57-59 60-63 64-67

  摘要:你要发誓,你不会离开我。 

  Chapter 68
  
  Peter皱起眉头,感觉到一根皮带绑在了他肩上,皮带的两端扣合在一起。 

  “等等。这不是……” 

  “你那个性感的爱人的东西?这就是。”她回应,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并不是真的那么轻松自在。 

  “你怎么会有这个的?”Peter窘迫地清了清嗓子问道。他像个懊悔的孩子一样痛哭的羞耻感盖过了他内心的恐惧和焦躁。 

  “我有资源或者说途径,自动更正,我有很多怪奇记录。” 

  “你不是对所有的问题都这么回答的吧?” 

  “因为我确实就是这样的” 

   他们潜行到了大厦外面,Max在说了'我会处理好一切'之后就将他推下了楼顶。他故意没有射出蛛丝抓住自己,而是想,他到底从多高掉下去才会真的杀死自己 

  Peter在让自己掉到地面之前,想起了Wade,想要就这样结束一切的欲望就被推到一边,这个问题已经远远不是失控这么简单的了。他自己的意识在攻击他,将他所做的错在脑海中不断重播,强迫他一次又一次直视他的每一场谋杀。 

  在他敲响Wade公寓的窗子前,他忍不住又哭了出来。面具吸收的眼泪在他的镜片下方汇集成湿斑。面罩贴着他的脸颊,让他的皮肤被刺激得微微发痒。 

  听着慢慢走近窗边的脚步声,他突然想起来如果Max真的能成功帮他解决这个他自己制造出来的混乱,他是不是需要和Wade谈一下拥有一个他们共同的公寓……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冒风险让Wade因为他制造的混乱受谴责。他们一定很高兴,在惩罚著名的Spiderman之前先惩罚他的爱人,更别说,那个人是Deadpool了。 

  窗子被打开滑上去,他的男朋友穿着死侍的制服看着他,即使是透过面具也能看到男人脸上微微的困惑。 

  “怎么了?baby boy?” 

  {好吧,真是该死。居然过了这么久才让我们再次出场,老实说,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决定让我闭嘴!一个人这么久!结果现在,噢!额快点,亲爱的读者们,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补呢!就像有无数章,比如……} 

  “我做了很坏的事。”Peter脱口而出。他的手迅速遮住他面具上嘴唇的位置,就像他完全没想过要说任何事情。Wade没有做过什么Peter紧张声音笔记之类的,但是这句话听起来就像Peter正在哭,或者说刚刚哭过了。 

  Peter轻轻吸了吸鼻子,White又冒出来,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刚刚被打断的话。{坏?} 

  【哪种坏?】Yellow紧张地问。 

  “过来。”Wade一边说,一边退到一边,好让Peter进来他不太整洁的家里,然后关上窗,转过身正对着Peter。 

  Wade想要走近一点,但是Peter躲开雇佣兵,退离了一小步,眼睛一直盯着地面。 

  Wade胸中闪过一丝痛苦,他几乎能看到Yellow在用这种事情折磨他时感受到的快感,下一步他要迎接的就是被抛弃。无论这在Yellow所描述的一系列场景中是不是要好一点,反正都很糟糕。 

  Wade知道他们已经一路经历了这么多,他不应该还害怕的。他知道很多人都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如此相信这种事情某天会发生。某天,Peter会说,他终于受够了雇佣兵。但当总是有一个人在你耳边不停地说出这种质疑,害怕就不仅仅只是害怕那么简单了。有时候你甚至会希望他是对的,这样Yellow就会满足了,停下来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吧。' 

  Wade也退后了一步,将双手交叉握在身前,好像这个动作能帮他抵挡些什么。 

  【他一定是欺骗了我们。这就是他做的坏事。现在他想起来了,和别的人在一起时是什么样子,所以他和我们就玩完了。】 

  {但是我们是他的,我们是他的,而且一直,永远都是,他也这么说过了,他还说了很多次。} White提醒,顽固地坚守着他的信念,他知道Yellow最受不了这个,他们永远没有办法说服对方。 

  “什么……你做了什么,Petey?”Wade鼓起勇气问。 

  “Wade,我是,我……我不能告诉你。你……我不能。”Peter说,他的声音里弥漫着痛苦,听起来几乎就要崩溃了。“我不应该说这个的。我只是太害怕了。” 

  “害怕什么?”Wade犹豫地问。 

  【我们,谎言让他痛苦。或者说,失足陷进隐藏在我们平和表象下无底的深渊。】 

  “你是我的,对吧?”Peter将他的手绞在一起问。 

  Wade小心地点头。“一直都是。” 

  “然后,我想你知道,我也是你的,好吗?求你告诉我,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我们属于彼此。”Peter说。 

  Wade不解地看着Peter,男孩突然的焦虑听起来就像他自己的一样。 

  【Peter,如果有任何一种可能我们能自己离开你,那我早就应该发现了。】Yellow

  说,带着对男孩褐色眼睛的喜爱和这番表白的严肃。 

  “你是我的,除了你的命令,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从你身边离开。”Wade承诺。 

  两个盒子没有任何争吵同意了这个誓言,这应该是极少数他们会同时赞同的事情之一了。 

  “你发誓吗?”Peter问。 

  “我对你发誓,从现在,从以前到永远。” 

  Peter向前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紧紧地拥抱着雇佣兵,贴着男人,好像那是是他生命力的源泉。 

  被Peter的动作惊讶到了,Wade将内心所有的困惑转变成一个拥抱。 

  {发生什么了?他到底做了什么?} 

  【是不是有别的人做了些很坏的事情然后怪到了他头上?】Yellow问,他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Wade并不赞同这个想法,摇了摇头。不会的,他确定如果是这样的事,Peter会愿意私下告诉他的。 

  他摘下Peter的面具,看到男孩红色的沾满泪痕的脸,忍不住心痛起来。显然男孩在这之前已经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或许真的有比他想的还要糟糕很多的事情发生了。 

  Wade的手指轻轻穿过男孩的发,他抱着男孩移到收拾好的椅子上,当Wade坐下来的时候,Peter蜷缩得更紧了。两个人沉默着,男孩无声的眼泪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而雇佣兵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

-

  摘要: 所有的一切终将结束 

  Chapter 69

  Peter最后睡过去了,腿缠着Wade的腰,双手放在两人胸前。柔软的发透过Wade的面具挠着他脸颊。 

  【他睡着的时候真安静。】 

   {看起来好小。} 

   '温暖。' 

  【惊恐。】 

   {绝望。} 

  【他有事瞒着我们,我们不应该相信他。】 
 
   “他来找我们寻求帮助。” 
 
  【他不想要我们的帮助,他甚至不想我们知道,他只是想要为发生的事情得到安慰。】 

  “他还是选择了来找我们。” 

  {因为他知道我们会尽自己的一切为他做任何事帮他,我们是相爱的。} 

  【就算他想,他也没有别的人可以找了。】 

  “是的,他没有别人可以找了,你就停下来别像个混蛋一样,好好接受这种一万年才发生一次的稀有事,有个人简单地基于他们自己的选择来找我们,你就不能不毁了这种被需要的稀有时刻吗?让你试着去享受这种事或者至少让我消停会儿就那么难吗?” 

  【他总是可能会离开的。】 

   “有一天他会的,但至少不是现在。”Wade闭着眼回答,在Peter的头上亲昵地蹭着。 

   {我不想它结束。} 

  “我也不想。”Wade小声说,将Peter紧紧地抱着。 

  【但是所有的事情最后都会结束。尤其是当你不会真正死去的时候。我们只能拥有我们的灵魂伴侣那么长时间,而且因为他的身份,还有我们的身份,我很怀疑他会不会活到那个年纪。】 

  “我会保护他的。” 

  【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我们都知道,有一天,当我们不在这里的时候,它会发生的。或者我们就在这里,但是我们却做不了任何事情阻止它发生。】 

  “但是命运给你一个人永该有一个理由的,或许他会和我们在一起活得更久一点。” 

  【命运给了我们一个人,可以忍受……】 

   {他爱我们,Yellow。命运给了我们这唯一的一件事,我们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要得到的事,有个人会在我们爱他的时候也爱我们。而且我真的厌倦了,厌倦了你总是试着把我们推开,而这一切只是因为你还在害怕,在经历了所有的这些事情后,你还在害怕,你在乎他,你觉得将我们从他身边推开才是保护他的方式,但是事实上那只是你保护自己的方式,你总是想要从这份渴望的感情里躲开,为什么?} 

  【因为你看不到未来,你还能从过去里记起某些事情。如果不是我们在看手腕上表时,你不断提醒,你们也不会记起Peter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是什么。】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Peter就是我们的生命!} 

  【所以当一切毁掉的时候,事情都会变得更加痛苦。】 

   {什么也不会发生,我不会让那发生的。} 

  【你不能阻止,无乱如何他还是会死。某天我们也会听到那声已经折磨了他很多年的声音,那个摧毁了他理智让他想要杀人的声音。无论是我们创造的麻烦害死了他还是别的什么,最后我们会输得一败涂地。当我们输的时候,将会是永远不能翻身的。我们将会失去一切,先是我们的女儿,下一个就是他。】 

  “够了。”Wade打断了他们。 

  【你知道那些事情迟早都会发生,就像我说得那样。】 

  Wade无视了脑内盒子们的争吵,动作小心地把Peter从自己腿上抱起来,带他到自己公寓卧室的床上,这个过程里男孩甚至都没翻身。 

  他渴望Peter接触到他伤痕遍布的皮肤时,那种简单动作带来的安慰感。而在Yellow尖刻的独白之后,他能做的只是陪在这里。 

  “我爱你,我发誓,我会保护你的。”Wade一边说,一边动作小心地把男孩移到床的另一边,然后摘下面具和手套,随便地丢到一边,反正明天早上会找到的。 

  Peter像一个婴儿一样蜷缩起来,背抵着Wade腹部的肌肉。雇佣兵伸手环抱住男孩的腰,他就这么静静地躺下来看着他的灵魂伴侣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困意席卷了他,催他闭上了眼睛。 

  Wade很早就醒了,这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稀奇事。他曾经以为这是他在军队里时就形成的一种习惯,事实证明他错了,全部都是因为他的治愈因子。它们起作用的时候,他的身体就需要活动,唯一能让他真的得到睡上一整晚机会的是他需要再生他身体的一部分。 

  在看了一会儿Peter睡觉之后,雇佣兵起了床。之后他又裹着他柔软的蜘蛛侠毯子,翻阅了一会儿火器杂志,瞎折腾他的一部分复仇者模型的姿势。 

  他有想过去做饭,但最后觉得凌晨4点做饭似乎太早了。他不想吵醒Peter。 

  【只是你的危机本能发出警告了,它说你应该转身了。】Yellow嫌弃地说。 

  雇佣兵这么做了,他立马伸手放在绑在他大腿上的枪套上,紧靠在窗户边的墙壁上警惕着。 

-

-

-
  摘要:深夜访客 

  Chapter 70

  “喔哦,你就是这么和人打招呼的吗?我非常能理解为什么Stark不喜欢你了。”这个北方口音的女人满不在乎地看着从她进入房间开始就一直对准她头部的枪。“真不相信我们真的面对面见过了,无论如何,那是在一家餐馆外面。我是Max,没有姓,因为我不是人类,所以只有名字,而且我也只能记起这几年的事情。”她耸了耸肩看着Wade,好像在等他说些什么。 

  【见鬼她到底怎么进来的?】 
 
   {窗子啊,你个蠢货。} 

  “Deadpool。”Wade回应。这时他才想起来他的面具还丢在Peter睡着的那个房间里。一阵突然的焦虑和不适让他变得更加警惕,多疑并且危险。“我可以礼貌地问一下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然后我才能决定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来归还一些我借的东西。”Max说,拿出他们眼熟的东西,一个有些小装置,两端扣合的腰带。她摆了摆手上的东西继续说。“你不觉得你可以不要再靠近了吗?我的意思是,认真的?一开始就打算送我便当?兄弟。” 

  White像个孩子一样咯咯地笑起来。 

  【……这绝对不是我们的本意。】Yellow疲倦地叹了口气。 

  “确实不是我一开始的想法,但也差不多了。”Wade说,带着正常而又礼貌地'我要杀了你'的微笑, 

  {等等,技术上来说,是她让我们的……这到底算不算数?} 

  “好吧。”她一边说,一边走近Wade。尽管Wade仍然站在原地拿枪对着她,但她并没有反应,或者并不那么在意。女人把装置朝Wade丢过去,皮带落在Wade身后的座椅上。“不管怎么样,我需要和你的小男孩谈谈,你知道的,就是有可爱小獠牙的那个。” 

  White夺过了注意力,一阵突然的嫉妒和愤怒爆发出来。{他可不是你该看的人!这就是他为什么如此受伤地来到这里吗?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你强迫他做了他不想做的事情了吗?} 

  Max停下来看着Wade,脸上是被极度冒犯的神情,就像她听见了White的话。 

  “天呐!不是吧。我只是很赞同你,据我所知,你最喜欢他的其中一个地方就是他的眼睛,他的小鼻子和嘴唇,对吧? 

  【姐们儿,你的解释让事情更糟糕了。】 

  “你进到我的脑袋里了?”Wade打断她。 
  
  “没有,只是我有资源,我来这里是想和你谈谈Peter的,因为我需要在和他谈之前先和你谈一下……别,扣动你那该死的扳机!Deadpool!这种结局对于我们三个来说都很悲哀,如果Peter被一声枪响惊醒他会怎么说。你真的想看到他对你露出失望的表情吗?” 

  “那如果,他从来也没有听到枪响呢?”雇佣兵低声咆哮。 

  “没关系,不管怎么样,我会结束我的工作的。我就像你一样,我不会死,不能死,不被允许死亡。直到我理解为什么之前,我都会很清醒,好吗?所以你现在听我说,因为我来这里是有很多原因的,我不是很想扮演一个愚蠢的跳梁小丑,听明白了吗?我在办正事,而当我办正事的时候我并不想开玩笑。”她一边说一边用敏锐的眼睛打量房间四周,然后走到Wade面前笔直地看着他。 

  {所以,她是在扮猪吃老虎,我们应该相信她确实很危险?} White问,估量着这个可能的敌人。 

  【不,我们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只知道她可能是一种变种人,Peter从来没有提到过关于她的细节。】 

  “如果你想要我充分相信你听你的,那你就应该解释你所谓的'资源',你到底怎么拿到这个的。”Wade说,手指轻弹着枪。“而且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那么多事情?你是一个杀手?心灵感应能力者?你到底是谁?” 

  “好吧,性感硬汉。这就是你想知道的。”Max不悦地咆哮着反驳。“是的。我是一个杀手,为神盾局工作,可能在他们发现我在做什么之前还是的。答案是不,我没有心灵感应那种能力,我的资源是一种我能听到的声音,它们不像你的声音只是在这里,它是一个我应该知道但是忘记了的人,就像我忘记了其他所有的事情一样忘了它。并且我是直接走进你公寓拿走你可爱的小玩具的。那个声音告诉我的,它说我以后会需要用到,然后该死的我确实用到了。现在我能说说我的重点了吗?但或许不应该这样开始?”她说,看向正对着她脸的枪筒。 

  Wade并没有移开武器,女人生气了,她的皮肤慢慢被黑色坚硬的鳞片覆盖,接着是翅膀和尾巴,这可能是Wade目睹过的最令人不安的变形秀了。 

  {我可不会自己毁掉漂亮的样子,这有点像一种爬虫类的生物,那种艺术家们让一条龙变成人的外形的样子,巨大的眼睛和这一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向我们炫耀?} 

  【龙鳞就是盔甲,你个蠢货。】 

  “好吧,你吓到我了,所以你的重点呢。”Wade说,轻轻将他的枪塞进了枪套里。 

  当危险的武器从女人的视线中消失时,龙鳞也迅速消失了。“坐下来谈,怎么样?” 
 
-

-

-
     摘要: 经常性神游 

  Chapter 71

  {这感觉很奇怪,就像我们我们和一个老古板对坐着,上一次他们还让事情变得很窘迫,下一次他们又变得很生气。} 

  【我不喜欢他们。】 

  {他们之中还有多少人活着?大概十还是九分之四?} 

  【他们都有家人,除了那个人,他人很好,而且完全不在意这些疯狂事。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有一个人就真的已经死了。】 

  {老混蛋,我们甚至都没有拿到退款。} 

  【这是因为,第一,我们没有申请,第二,他的家人会起诉我们的,因为我们把他吓死了。】 

  {但是在我们走进房间之前,他已经死了。} 

  “Wade。” 

  雇佣兵这才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变形者身上,他刚刚一直在发呆,或者说面无表情。 

  “我需要再重复一遍我的话了?” 

  “说到哪儿了?”雇佣兵问。 

  Max叹气。“Peter,在说Peter。他回到了这里,跑题一下,我假设是昨天晚上过来的,对吧?” 

  “是啊,他从窗户进来的,一开始不让我碰他,而且他还在哭。” 

  “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吗?” 

  “他说他做了一些坏事,但是没有说太多到底是什么。他好像受了惊吓。”雇佣兵几乎是用了他能保持的最大的耐心解释。 

  【那不是没有说太多,是完全没说。】 
  
  Max将手肘搁在她的膝盖上,用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他还有没有说什么别的事,或者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有哪里不正常,奇怪的行为举动之类的?” 

  “好吧。他之前确实有点喜怒无常,我有时候觉得几乎就像是两个人。他甚至想要杀人,就像你们听说过的那样,真是多亏了那些个混蛋……” 

  “这个我知道,我想我们可以直接从昨天发生的事情开始,首先你需要知道的是,我从来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我本来我以为我可以帮助Peter掩盖好他的踪迹,但是经过了昨天晚上,这种事情已经不可能了。他需要帮助,Wade。” 

  “帮助他什么?”Deadpool用一种不信任的口吻问。 

  “昨天,Peter被迫恐慌发作了,因为提到钟表的警声……”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Wade大叫,整个人被怒火包裹着。 

  “这就是为什么我来这里。坐下来。”Max有点恼怒地看着雇佣兵,打断了他。“在Fury和他谈了一会儿,让他处理好Spiderman和Deadpool的关系之后,他们的谈话又偏离主题开始升级了,结果Peter攻击了Fury造成Fury头部重伤。” 

  {谁现代还会这样啊?是不是我们伟大的维多利亚时代有个人有这种显著的小脚迷恋癖?……Peter也有一样的鞋子,你看,尺寸也是一样的。不过这个时候她应该不关心这个。} White说,他的注意力现在在女人深蓝色的耐克改革3代网鞋上。 

  【我们又不知道这些鞋子这一代的款式。】 

  {那不是在她的鞋子边上写着呢吗,那儿那儿,浅黄色的字母那里。} White一边说,一边尽力想要给他身边的盒子指出详细的位置。 

  “Wade。”Max又一次打断。 

  Deadpool的注意力猛地从鞋子那里收回来,看着眼前的女人,当他意识到他又神游天外了,心虚地看向别处。 

  “注意听我说,就几分钟,好吗!Peter隐藏了一个关于他自己的非常危险的秘密,而且和他的蜘蛛能力有关。我确定你对他的新陈代谢速度很了解了,但是他已经被感染了。为了维持稳定的蛋白质总量,他必须吃一些比牛排更加物质丰富的东西。他已经适应了他内部潜藏的本能,用他DNA里的另一部分蜘蛛基因去猎杀食物获得这些营养。这就意味着他是在猎杀人类,我已经在他的行动中抓住过他一次了,在他对Fury做同样的事之前我阻止了他,他还算比较幸运,当时房间里的监控全部都已经被Fury指令移除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可能已经被下达最高指令关押在囚室了。” 

  {哇哦!所以说他是会吸血的?噢,你们能想象吗?那些新的可能?} White说,又开始陷入自己的想象世界。 

  【我们能不能严肃一点对待这件事情,就好像我们的男朋友一直都是吸血鬼一样的。】 

  {供你参考,吸血鬼被高估得太厉害了,尤其是《暮光之城》系列之后,我完全能让他们出局。} 

  “到目前为止,他还完全正常的。只有当他不能提供他需要的营养时,动物的本能会短暂地支配或者诱拐他的身体。这就像当你忍得太久你就会变得有点疯狂?” 

  Wade盯着女人,等她对这个评论做出回应。 

  “但是你知道这样的严重代价吗?如果他的信息被泄露给了大众或者神盾局,如果他被发现了,他可能会被人们像一个动物一样对待。” 

  【天啊。】Yellow有点发牢骚,开始会想和他们有关的Peter的奇怪行为或举动。 

  “那么,这么多人里你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追根溯源,这件事你有一部分责任。他需要有人帮助他,他需要帮助,Wade。在他做出更糟糕的事情之前。”

-

-

PS:作者,感觉就像怎么虐怎么来,还未出场就便当的女儿〒▽〒。后面还有13章,我大概会分3次更新,。
跑题说几句,根据斜线刊来看,或许贱贱不只是简单喜欢小虫而已,还很喜欢小虫的善良。可能他自己觉得自己没有,所以当遇见了小虫,发现这个人身上有他想要拥有但是没能拥有的品质,对于他来说,比起朋友,更像一种希望和信仰。对美队崇拜大抵也是如此,他们兼具公平正义善良。粉丝滤镜觉得贱贱是个想要成为英雄被命运逼成恶棍模样的英雄崇拜。

评论(19)
热度(65)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