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Fucking Watch And Wonderful Boy (stop watch 相关段子)

         声明:人物,背景属于官方,设定,故事属于Shadow Assassin 太太,总之弃权,全部不属于我。

  每个人出生就会拥有一个表,指定你将在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个时刻遇见你生命里最特殊的人。

  Wade 不是个擅长守规矩的人,尤其是个他还不知道怎么来不知道谁定下的规矩。你大可以试想他曾想出多少鬼主意想要弄掉或者破坏那个表。

  他为什么要被什么狗屁命运左右,他该死的命运还不够垃圾?他知道他的那个酒鬼老爹和他母亲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表在一起的。这对他和他母亲都是一场灾难,他甚至也觉得母亲因为癌症离世了也算一种幸运。

  你问他被自己童党杀死父亲什么感觉?去你妈的!那种人渣死了能有什么感觉?但他还是想胖揍那臭小子一顿,这人渣是他的仇人,怎么能不由他杀死?

  他最后一个亲人……总该是留给他的……

  所以他只是有点生气,没有别的。你别多问了,话太多可不太好。

  他正式成为一个野孩子了,他一直到后来也没有找到过能解除表带的方法。所以他干脆就不管了,但是休想他一定要按着表带指引的去做,没人能限制他。谁也不行。

  他热爱大胸翘臀的美女,身体很柔软,腿是修长的,腰是纤细的。一胳膊就能圈起来的那种,但也要是小野猫,最好在床上足够放浪,做爱这种事情和打架是一样的,不尽兴就不好玩了。噢,他也爱小伙子,但不是软绵绵娇塌塌的那种,那样他还不如去找大胸美女,你说呢?有弹性的肌肉和强壮的身体也同样性感。

  总之管他妈的灵魂伴侣。

  癌症,X 武器,妈蛋,能不能不提这几个词?你问他有没有被人强奸过?不记得,谁他妈记得,他就记得自己要活下去,但他没强奸过别人,记住了吗?强奸犯真的很恶心。

  他第一次认真去看他表带上的时间是从实验岛逃出来了之后。

  为什么那个时候去看?因为…你看不到吗?他什么也没有了?没有家人没有朋友,还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底的怪物,他保证小女孩看到会吓得哭出来的那种。他什么也没有了,就他妈只有这个怎么都弄不掉的表带?他甚至试过切掉他的手臂你知道吗?但那玩儿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会长出来,这真他妈的神奇,他甚至觉得好笑。这个世界上唯一还算与他有点联系的人……就在这个表带的另一端。

  好了好了,他知道那个人不会接受他的,但总归……有点联系,你说是吧……

  有次……他刚做完任务,准备回家几天,不,他不是因为表带上显示还剩几天才回去的,他只是刚好闲下来了。

  他回去了,每天都看着那表带,想着对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他喜欢好看的人,男人女人都好,他就是喜欢漂亮的人。那端会不会是个漂亮的人,一会儿他还是摇了摇头,不行,不能长得太好看,长得有一点好看都不可能会接受他的,所以不要长得好看。黄框说,得了吧,长得再难看也不会接受你,不如好看点。他觉得说得有道理,所以还是觉得,他希望那个人长得好看。

  只剩一天的时候,他不会承认他甚至很紧张,从他早上醒过来起,他就想,他今天会遇到她,或者他。好看或者不好看。棕色黑色金色随便什么色的发,蓝色绿色褐色灰色的眼,高的矮的强壮的纤细的,眉心痣眼角痣唇边痣小雀斑,长发短发卷发直发马尾,可爱的清纯的妩媚的放浪的冷陌的热情的野蛮的,百万张不同的脸不同的表情神态身体动作,有一个人……是和他有联系的。

  他很早就出门了,他怕呆在公寓里,那个人找不到他会错过。他在纽约城瞎晃,想着这样有没有可能早一点遇见,但表上的计时不慌不忙,不因为他任何一个动作改变。他一整天上蹿下跳像个猴子,连黄框都不耐烦了。

  【你烦不烦?见到她或者他你就高兴了?你猜你是把她吓得半死还是被他爆打一顿?】

  {嘿,别这么想,我们至少得见见那个小美人。}

  【噢?也许是个和我们一样的怪物呢?命运给过你什么?都是操蛋的我不觉得这个会例外。】

  他被他脑袋里的对话吵的头疼,在一个大楼的楼顶坐下来,他不想参与他们的争吵,开始思考他到底该不该见他的灵魂伴侣,他还有半个小时。

  {Wade ,你不能坐着里,谁会来这里?大楼楼顶?你会错过我们亲爱的。}

  他觉得有道理,于是站起来从连接天台的楼梯走下去。他还在下楼梯,白框和黄框继续争吵。

  【你下去干什么?你真的打算吓坏她?】

  他停下来,停在楼道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你们两个家伙能不能统一意见。”

  【绝不,我不会和一个蠢货统一意见。】

  {嘿,你说谁蠢货,你个社交障碍患者,阴暗又变态。}

  Wade 开始认真思考,他需要自己拿主意,他在楼道里来回上下,来回地走,就像他的心跳,来回。来回。来回。

  他眼睁睁看着计时越变越少,而他依旧做不出决定。既然他在纽约逛了一整天,表的计时都没有改变,那他在这里做的决定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他们的争吵还在继续。

  他看着手上的表带,还有3分钟,他站在楼道里,终于还是返回去……3分钟他下不去这栋大楼,除非直接从窗户跳下去,可是那样之后再见面,真的会把他灵魂伴侣吓死吧。但或许她就在这栋大楼里?要不然表的计时为什么不停呢?他和她很近,肯定。

  他抬着手,看着表上的倒计时,心里默默跟着倒数。感觉秒数每改变一次,他的心跳就停止一次。

  ……

  还有8秒钟,他刚好到天台出口前,停下来,没有走出去。好像彻底暴露在阳光下,阳光就会熔掉他的保护壳,但阳光真的很好,从那扇门里照过来,光线直扑他面颊,他甚至感觉到了脸上的伤疤在阳光的温度下微微发痒。

  计时没有停止。

  4秒。

  他想他真的错过了。他仍旧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见她。

  3秒。

  那种期待了一天的奖励后来被告知其实不是你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2秒。

  他突然开始悔恨,既然做什么都不会改变这计时,为什么他不干脆呆在公寓,这狗屁不通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原理,毫无理由地给人期待。却不给一个结果保证。命运果真一直都这么混账又操蛋。

  1秒。
  他好像卡在那里,他觉得他的行动不会有任何意义。这一定是个玩笑。人们总是想去寻求一种既定规律,他们告诉自己这个表会指引自己找到灵魂伴侣,都是为了欺骗自己给自己一份安心的谎话。而他们把本来就拥有的东西,说成是命运的馈赠。没有人在乎就是没有人在乎,不会因为你也碰巧有个表。就有所改变。

  0秒。
  他好像听见一扇门重重关上,响亮干脆,震起一室尘灰。

  Fuck Fuck Fuck Fuck !mother fucker !什么灵魂伴侣,都他妈见鬼去吧!

  他从天台的门冲出去,冲着太阳比了个中指!Fuck you ,son or sun 。

  没来得及注意到一个红蓝色的身影刚刚才荡离大楼。

  他再没管过那个表,遮在他的制服里作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没有任何特殊意义。

  接任务,做任务,拿钱捣乱,将自己埋进一堆任务和麻烦里,再没心思去想那些狗屁事情。

  直到……他在一次刚刚复活的逃亡里……遇见一个莫名其妙揍了他一拳头的年轻英雄。

  那个年轻英雄说,我是你的灵魂伴侣。

  那个年轻英雄说,你真是个混蛋,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那个年轻英雄说,我还是要揍得你屁滚尿流,却把脸埋在他怀里哭得像个脆弱的孩子。

  世界上,真的还有一个和他有联系的人……命运对他的亏欠,好像是要一次性给他最大可能的补偿,这个年轻的男孩,像是所有美好事物的集合,而他……可以拥有。

  不……他还是不相信命运,他也不信他的钟表,他只信他的男孩。

-

-

PS :因为stop watch 好像是从Peter 的视角写的相遇,想象了一下Wade 的视角,内容全部不属于我,属于官方和Assassin 太太。

立个flag ,今晚要更……,再立个,3章以上。

评论(9)
热度(49)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