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授权翻译】stop watch 16-17

        设定:每个人出生时会得到一块钟表。用来倒计时你遇到你灵魂伴侣的时间。

        前篇:01 02 03 04-05 06-07 08-09 10-11 12-13 14-15

  摘要: 伤疤

  Chapter 16

  Wade 实在不是很容易被搬动的人。好吧,他的体重不是问题,Peter 的力量是Wade 的很多倍,但事实是Peter 比他矮5英寸,看起来就像根牙签。

  Peter 一开始想要扶着Wade 走起来,可最后,男人还是因为疲惫和疼痛晕倒了。事实上Peter 也并不太确定,死侍还在因为Peter 的触碰而持续抽搐着退缩。但是Peter 扶着Wade 走了几步之后,Wade 就完全瘫在了Peter 身上。现在他已经成功把死侍送回了一个星期前的那个公寓……那个他把偷走的手机还回去的地方。

  他之前在公寓里四处查看过一次,但是没有留心记过,印象不太深刻。他需要找到卧室,幸运的是,这间公寓还是有卧室的。他推开门,床上铺着的毯子早已血迹斑斑,他小心地把Wade 放上去。

  Peter 在床边站了一会儿,有点犹豫。他应该把Wade 的面罩脱下来吗?

  Peter 想这么做,这有助于Wade 呼吸,如果Wade 真的正在遭受那么大的痛苦,那么这些布料一定很让人恼火,因为它们贴在人身上挤压着皮肤。

  但是自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后,Wade 再也没有摘下过面罩,是不是他不想摘下来?

  Peter 停下了向雇佣兵脸上移过去的手。他以前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Wade 不愿意把面罩摘下来。但是现在他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了,想要弄明白。

  Wade 总是自我否定,想要离开Peter ,也不愿意更进一步揭露自己的身份,这都已经指出了大致的方向。Wade 这么做最可能的原因有两个,要么Wade 就是想保持神秘,要么,他就是在害怕。

  Peter 现在明白了。

  当Wade 不需要使用双手或者用手势强调什么的时候,总会习惯性交叉双臂。这都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标志,保护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比如胸口或者肚子是一种自然反应,这一行为并不能真正地保护Wade ,不能让他免去伤痛或恐惧。但这确实是Wade 不安和不信任的表现。如果Peter 记得没错的话,他上的心理课上就是这么说的。这还是两年前他上高中的时候上的课,但他有90.4%的把握确定,那课上讲的就是这个意思。除非这个人真的毫无理由地有这个习惯,虽然这个也有可能,但是不管怎么样,Wade 在害怕Peter 拒绝他,因为他的身份,或者他的外貌。

  这还只是个假设,可是Peter 不会否认,死侍显然不是那种能登上封面女郎杂志的人,Peter 也不会说Wade 像朵小花一样,他不会撒谎说Wade 很漂亮,或者去说些大家都知道是错误的事。因为他觉得如果他说了,或者想要那么说,都只会伤害到Wade 而不是帮助。

  但是Peter 也不觉得Wade 的脸有任何问题,Wade 并不丑,甚至Wade 的面部轮廓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他看起来不像Peter 那样年轻,也不是娃娃脸。只是在一切的事情发生之前,在一切的折磨发生之前,Wade 会是那种人们一定想要看一眼的男人。

  Peter 伸手摸到了面罩。

  不管Wade是不是不想他看到自己身上的伤疤,这都不重要。Wade 是他的,而他只是想要关心属于他的东西。

  Peter 小心地揭起面罩的边缘,Wade 在睡眠中仍然保持着一种很紧张的状态,但没有动。Peter 继续慢慢地将面罩往上掀直到鼻子上方,他停下来看着Wade 脸上的伤疤,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那些伤疤看起来还是很温和的。现在那些伤疤都已经红肿发炎了,非常的干燥,有的甚至已经裂开了,看起来就像红色细线的伤口爬满了整张脸。

  Peter 非常小心地把面罩剩下的地方也慢慢拉开,它们有一部分粘在了皮肤上。他简直谨慎得像是要拆除一颗炸弹,但他揭开的时候,Wade 脸上还是流血了。

  Peter 看着Wade 泄露出颤抖的呼吸,自己也忍不住开始颤抖,空气开始混乱地涌出肺部,快要窒息,因为他看到了更多可怕的伤疤。Peter 慢慢地摘下Wade 的口罩和手套,把它们放在一边。他的手在韦德的脸颊上移动,感觉到Wade 身上的热气,像发烧一样,燃烧着那些伤疤。

  “Wade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不能,你怎么能就这样跑出去?”Peter 收回手,低声说着:“难怪小小的触碰你都会瑟缩。”

  Peter 把Wade 制服的领子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更多的伤疤。他看着死侍身上的制服,又转过身去看了看面罩,离开了。

-

-

-

  摘要: 我想要帮你。

  Chapter 17

  Peter 在公寓里转了一圈,想找到什么能装水的东西。他发现了一个容器,把里面倒干净然后灌满凉水,又接着去找柔软的布料,最后在浴室找到了一块能用的手巾,然后回了卧室。

  他把容器放在床边的桌上,准备进行下一个挑战——死侍的制服。它必须被脱下来。

  Peter 深吸了一口气,爬上床坐到Wade 右边,这样比较方便。他先把雇佣兵的武士刀卸下来放到一边,又找到了紧身皮质制服上的接缝,小心地清理着缝口附近的伤疤。衣服黏在皮肤上的状况比面具更糟糕,Peter 花了不少时间才慢慢把衣服脱下来。他从前面开始将制服一点点拉下来,然后托着Wade 的背部,将后面也扯下一点, 小心地重复着这几个运动,直到手臂部分也全部脱下来,就把衣服放在面罩旁边。

  Peter 接着移去靴子上的护腿和绑在上面的武器,脱下Wade 的战靴。看着那双红色的袜子,心脏猛然缩紧。他可以分辨出那双袜子白天穿出去的时候应该是白色,但是Wade 带着那些恶化的伤疤不停地赶路才让它变成了现在的样子。Peter 脱下早已鲜血淋漓的袜子,不忍心去看Wade 的脚到底被伤成了什么模样,因为靴子的底部也已经被血水染了透。他把靴子扔到一边的地板上,武器往梳妆台上搁好,又回到Wade 身边,看着Wade 挂着大量弹药袋和刀鞘的腰带,解开了它,将Wade 轻轻抬起来好把皮带抽出来,放到了梳妆台上的武器旁边,枪和枪套也被解下来放到了一边。他窘迫地看着Wade 红黑相间的短裤,站着看了一会儿走出了房间,他要再找一条毛巾。

  Peter 拿着一条蓝色的毛巾回来,叠起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上面印着美国队长的盾牌。他把毛巾盖在雇佣兵的胯部,重新爬回床上跪在Wade 上方,这样更方便他脱下Wade 的衣服,尽管这个姿势真的很危险。有了这条毛巾,Peter 就不用担心会不小心看到什么了。这种纤维可能不太舒服,不过比起那些虐待性的制服和本来要穿的其他什么好多了。

  他同样小心地褪下了Wade 剩下的衣服,然后把它迅速丢到了那一堆血衣旁边。又重新去打了点水,将毛巾蘸湿,用来擦拭Wade 的皮肤,想减轻Wade 伤疤的灼烧感,也好清理干净血迹。

  潮湿的布料刚刚触上Wade 下巴上的皮肤,那双蓝色的眼睛就猛然睁开了,一只手紧紧抓住了Peter 的手腕,雇佣兵正用一种危险又警告的视线盯着他。

  “Wade 。”Peter 冷静地说。“我正在尝试帮你。”他又温柔地补充道。

  雇佣兵的眼神变得困惑和怀疑,然后松开了Peter 的手。

  【我们的面罩呢?他不能看见这样的我们。这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把他推开!躲起来!遮起来!】Yellow 尖叫着。

  (我的天啊,他又不是炸弹,还需要我们躲着,他说了他想要帮忙。)

  “不。”Wade 尝试着坐起来,突然的移动让床单摩擦着他的伤疤,剧烈地疼痛让他停了下来。

  他只能这样暴露在Peter 面前,焦躁蚕食着他。

  {说到暴露……往下看。}

  Wade 按照White 说的往下看去,愣住了。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他把目光转向Peter ,男孩手上拿着毛巾,而他的皮肤狼狈不堪,一切都糟糕透了。

  【他会讨厌我们的。现在他看到我们有多么恶心了。我们好几天都不得不看着这样的我们,这又增加了一个他讨厌我们的理由。他会觉得这也是一种负担,我们早告诉过他,让我们离开的。】

  {他在说话,Wade ,看着他的眼睛,听他说。}White 用一种完全相反的态度说着。

  “你还好吗?Wade ,我能帮你吗?”Peter 问。

  Wade 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Peter ,整个人就好像丢了魂一样的。

  【这感觉像是酸水,就像酸水。】Yellow 惊声尖叫。【不,不要再做实验了,我觉得我们该走了,不,不,求你了,除了淋酸水任何事都行,求求你。】Yellow 的尖叫充满了Wade 整个脑袋,而白框的声音只能被迫沦为了背景音。Wade 好像又看见了那间酷刑室,他清醒过来,面前颜色不自然的液体冒着泡泡,眼泪缩在他的眼角迟迟不敢掉下。

  什么东西触碰到了他的皮肤,灼烧感几乎融化了他的皮肤,他甚至好像听见了“咝咝”声。

  “Wade。 ”Peter 喊了他一声,这才把他从思维的牢笼里解脱出来。

  又一次触摸,但这一次,Wade 没有再感受到那种快要消融的迷茫了。

  “Wade 。”

  Wade 回到现实,他又一次和他的灵魂伴侣这样面对面看着对方。男孩正用一种极其关切的眼神盯着他,这让他想要蜷缩起来甚至痛哭一场。

  从来没有一个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Wade ?”Peter 又轻轻喊了一声,他的手贴上雇佣兵的脸颊“嘿,你怎么了?我需要做点什么吗?”

-

-

PS :赶上了赶上了。
翻译着好痛……总记得Wade治愈能力超强,被炸得肢体不全也不会死,忘了,就算不会死,所承受的痛苦也没有丝毫减轻……突然心痛。诚心请宇宙赐给贱贱一只温暖的小虫。

评论(17)
热度(190)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