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博客请勿转载

无能小学生写手,业余垃圾翻译

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想学的人

所有的一切终将败给坚持与爱

  蓝丝带  

【授权翻译】stop watch 04-05

        设定:每个人出生时会得到一块钟表。用来倒计时你遇到你灵魂伴侣的时间。

        前篇:01 02 03

  摘要:Peter 开始认真反思自己了。

  Chapter 04

  蜘蛛侠并没有像他说的的那样把Wade 揍得屁滚尿流,这让Wade 很是欣慰。至少对于热切想要和英雄建立更进一步关系的雇佣兵来说,这是个好兆头。忘了说,这个英雄就是他的灵魂伴侣,大家的蜘蛛侠。

  Wade 突然考虑到了很多有关蜘蛛侠的问题。

  蜘蛛侠还愿意再看到他这张脸吗?会不会告诉他更多的事?还在上大学吗?都上些什么课?家里人都有谁?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吗?一个不是像他这样垃圾的童年。还会在意他吗?或者说只是同情他?他们会学会去相爱吗?还是就成为朋友?他们之间到底会怎么样呢?

  【不要想离你那么遥远的事情。】Yellow 警告。

  蜘蛛侠会站在他眼前再看看他的脸吗?是不是和他的拥抱只是为了避开看到他丑陋的伤疤?

  {他当时在哭。}

  【这就说明了一切。】

  质疑突然占领了这个反派英雄的情绪,但他只是安静地躺在小公寓里破旧的沙发上。

  为什么这个宇宙这么残酷?为什么要诅咒一个那样漂亮的男孩却有一个他这样的灵魂伴侣。一个可能轻易地就毁了男孩生活的人,一个不仅是个怪物,而且还是个不稳定不可信的疯子。

  连Wade 自己都不相信他能陪在他的灵魂伴侣身边。他会做很多错事,他总是做错事。就在这一刻,Wade 明白了,他对他的灵魂伴侣可能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只需要几周,几天,或者几个小时他就会意识到他是在做蠢事。他不想变成像是蜘蛛侠那样的人的负担,一个没用又麻烦的沉重负担。

  【或许我们应该推开他,对他表现出我们并不感兴趣的样子,也省得他花时间应付我们,这样他就能继续前进找到他爱的人。】

  {但是他说了再见,他甚至给了地址和时间,这简直就像是约会。}

  “就算那是一个约会,也是一个毫无兴趣充满了抱歉和同情的约会。”Wade 盯着他对面的墙壁说。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表,它已经完全静止了,稳定地显示着- : - : - : -。

  {我不想推开他。}White 带着对爱不言而喻的向往说。

  这也是Wade 想要的,但是只是想想,永远都不会得到。

  【别像个孩子一样好吗?我们不能够折磨一个像这样的人,至少,不是他。】

  ...

  Wade 突然有点想知道,那个男孩他叫什么呢?

-

-

-

  Peter 简直不敢相信他做了什么,他居然把他的身份泄露给了一个雇佣兵,那个人很有可能会转手就卖掉关于他的消息。

  好吧,至少,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不能这样想。他应该不会吧?我还不清楚他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取信息的,他只是知道我的脸而已。

  但是这也不意味着雇佣兵不能迅速地查到信息,他应该是他那个领域的专家。

  Peter 看了不少死侍的资料,叹了口气。他简直是Peter 认为一个英雄该有的道德观的反面集合。死侍为钱杀人,他的道德系统有问题。最糟糕的是,死侍有表现出精神不稳定和疯癫的记录,这个人物明显很危险并且疯狂,而这些绝对是Peter 不想添进自己生活里的。

  但是这个人是Peter 的灵魂伴侣,没什么能改变这一点。除了Peter 觉得自己得到的死侍的信息还不充足外,不管情不情愿,死侍还会是他的灵魂伴侣。

  Peter 对于死侍的出现并不反感,当死侍靠近他的时候,他的蜘蛛感应甚至都没有响。死侍看起来也不像不稳定或者很疯癫,只是似乎比别人更不自信和迷惑。

  Peter 的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着,他应该告诉这个男人他的名字吗?能信任这个人吗?或者说这个男人会转身就做出一些事情将他置于危险之中?

  Peter 还有今天和明天两天来搞清楚这些问题,他打算在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说清楚。这天Peter 没有课,他只需要担心他作为蜘蛛侠方面的问题,如果不是他现在累到要死,他应该待会儿能得出结论的。

  他关上笔记本走向他的床。没过多久,他发现自己又开始盯着他的表了,想着,在自己睡着之前这个表会不会再响呢?

  " Parker!"

  Peter 叹了口气,他刚刚才把他的相机交给他的老板查看。他没有时间在他到这儿之前打印出来,要不是他现在就可以直接把照片交上去了。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支付公寓的租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他还在纽约,是唯一的蜘蛛侠。谢天谢地他拿到了所有的奖学金,要不然他就完蛋了。他应该找一个实习工作的,他并不想在号角日报工作太长的时间。

  “是,Mr. J -”

  “我昨天晚上就说过我想要蜘蛛侠的照片了。

  “他们在相机里,你只需要按这里-…对,这里。”当他的老板终于搞清楚怎么弄了后,Peter 松了口气。

  “太好了。”Jameson 将Parker 的相机猛地塞给在他身边随时待命的可怜家伙。“我要把这放在首页!蜘蛛侠的灵魂伴侣之死已经准备好报道了,就差这些照片了。”男人大叫着。

  “等等,我的相机呢?”Peter 跟着拿到他相机的家伙追问。

  “别着急,Parker 。”

  “但是先生,我还需要它拍照片,比如明天报纸要用的照片。”Peter 看向他的老板说。

  “我马上就会把它还给你。”男人说着,然后接了一个刚刚打进来的电话。

  Peter瞥了一眼办公室的墙壁 ,上面贴满了这几年Peter 拍的照片。大大小小的照片堆在一起简直像一个狂热粉丝的房间。只是这个狂热粉丝完全沉迷于一个穿着的紧身衣的家伙。

  这个想法让Peter 想要笑他的老板。唯一阻止了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他就是这个穿紧身衣的家伙。并且他也觉得,他对于这些方法的照片中他所处的姿势并不是很舒服。Peter 觉得这个房间的装饰理念应该是“亲近朋友,更亲近敌人。”

  Peter 看向Jameson 桌子的左后边。他不确定那张照片是不是报社选中的,不仅没有让他看起来很糟,而且背部视角很不错,根据他的判断,那种样式可能是一张会放进报纸头条里的照片。

  “Parker !你在听吗?”Jameson 又开始叫嚷了。

  Peter 带着一副小鹿受惊的表情猛地抬头。

  他的老板看着他,注意到他刚刚盯着看的照片,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在他意识到了这一定是因为他刚才做的事情后,Peter 的脸变得通红。

  “我……我只是看看照片有没有什么错误。”Peter 结巴地说。

  “我才不管你做了什么,在你的空闲时间随便去做,但别在我的办公室里。”

  Peter的 眼睛睁得更大了,比他点头的幅度都大。当他接过相机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他的脸有多么红,窘迫地离开了房间。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很美好了。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魂伴侣,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会揣测你的性向之类的。尽管Peter 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关于他自己这方面的事情,但他非常确定他给他的老板留下了一个非常不专业的印象。无论照片上的人是什么性别,反正现在事情不能更糟了。

  Peter 真的希望他的老板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他又没做什么错事,毕竟……他看的那个人是他自己啊!不是吗?

-

-

-

  Chapter 05

  摘要:拒绝吃人。

  Peter 星期三的早上起得很晚。

  昨天,也就是在发生了办公室里的误解事件的第二天,报纸发布了文章,表示对蜘蛛侠损失的悲痛。这篇文章从任何角度看都没有攻击的意思,尽管文章确实是Jameson 亲自写的,这真的令Peter 很惊讶。然而,当他把报纸又翻了一页,仍然像往常一样充满了各种“假设”和不支持的指控。

  Jameson 发布这篇文章当然有他自己的小心思。灵魂伴侣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包括纽约。

  幸运的是,在他中午放学之前,人们已经挤到了号角日报的办公大楼前,为纽约的义警维护。人们大喊着蜘蛛侠所做的贡献,并指责Jameson 没有权利这样说蜘蛛侠。

  毫无疑问,蜘蛛侠在他们被安全谴退前亲自去感谢他们了。他收到了很多陌生人的拥抱和安慰,关于他失去的爱人。他们还送他一个新的称号——犯罪伴侣。当然,蜘蛛侠很礼貌的拒绝了。

  因为这次事故,Peter Parker 和其他所有的员工都有了一天假。Peter 没什么要操心的了,没有课,也没有工作。经过了昨天那样的事,连蜘蛛侠都有了一天的假期。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几个小时后和死侍的见面了。

  Peter 愉悦地松了口气,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温暖的阳光抚摸过他的手臂和背部的肌肤,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个按摩那就不能更完美啦。当然就算没有Peter 也没关系。

  又一场梦境虏获了Peter 。他梦见死侍了,那个楼顶安静的拥抱,他们离得很近,死侍制服底下是强壮的肌肉。他送给自己一个拥抱企图将自己从世界里隐藏起来,耳边是死侍强而有力的心跳。

  他会爱死侍吗?他想要爱死侍吗?死侍也会爱他吗?如果死侍只是想要和他做朋友呢?或者什么也不想呢?如果死侍一心只在意那些雇佣兵的工作并不在意其他人呢?

  死侍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呢?会在每个醒来的清晨给他紧紧的拥抱吗?会在无数个寒冷的夜晚彼此依偎吗?

  如此多的问题,Peter 只能得到一个答案。

  他很害怕。

-

-

-
  {不要搞砸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这次没有成功,我们就真的推开他了。}

  “我连炸弹都没有带,怎么炸?”(注:blow up 有搞砸也有炸毁的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认识!”死侍生气地打断了黄框。显然他脑袋里的盒子都没能分辨出他是在开玩笑。

  {我看到了红色和蓝色。}

  【只是红蓝色又不能说明他是蜘蛛侠。】死侍严厉地批评了他的盒子。老实说,那只是一个飘在风中的朔料袋,但足够让人兴奋了。

  死侍感到有个人从后面拍了他一下,而他现在正坐在他和蜘蛛侠约定见面的大楼边缘。他转过头去,看到了他应该看到的人。他惊讶的是蜘蛛侠没有穿紧身衣,而是一件平常的衣服。

  一件匡威的牛仔裤,灰色的运动T 恤。Peter 迟疑了一会儿,干脆也脱下了面罩,放进了肩上的背包里。

  “今天不想巡逻。”Peter 看着自己的衣服试着解释,然后走向了死侍,在离男人适当的距离坐下。

  死侍有点好奇地看着男孩,想着蜘蛛侠的头发摸起来不知道什么感觉。它们看起来光滑又柔软,他的手指动了动,有一股想要触摸的冲动,但最终他忍住了,死侍不想毁掉这次见面。

  注意到了死侍在看他,男孩淡褐色的眼睛看回来,死侍立刻移开视线。

  “额……你喜欢食物吗?”男孩问,看起来有点害羞。

  【这是个什么问题?】

  {他只是像我们一样太紧张了,你个笨蛋。}

  Peter 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很奇怪,试着去修正它“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喜欢食物。我是说,我觉得,我猜我还没见过谁不喜欢的,甚至-”Peter 突然停下了他的闲聊,然后重新问“你想要吃点什么吗?我还没有吃,我现在有点饿。”

  {天啊!他真是太可爱了!不止看起来可爱,甚至紧张地说话的样子也超级可爱。}

  【真是太可怜了,我们可能今晚之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然,什么都行。”死侍回答蜘蛛侠。

  {当我们说什么都行的时候就真的是什么都行。约会,接吻,拥抱……做爱。}White 一边说一边傻笑。

  【或者杀了我们,赶出你的生活,变成你的私人沙袋。】

  Wade 能够感觉到White 正带着杀气看向Yellow ,Yellow 开始恐惧地颤动,一阵骚动,最终迅速闭上了嘴。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感觉到他的盒子们之间这样混乱过,他们在他的脑袋里一直相处还挺和谐。

  “你喜欢墨西哥肉卷吗?Peter 问“我知道这附近有个地方,那里很不错。”

  {是用真的墨西哥人做的吗?}

  【这听起来一点也不有趣】

  “喜欢。”Wade 对Peter 说。

  {一点点吧。}

  【一点也不,吃人一点也不有趣,我们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这是原作者的段子:

  所以,你们觉得怎么样?希望它不是太糟。你们想从这个故事里看到什么样的剧情呢?

  多点愤怒?友谊?缓慢建立关系?任何特殊的要求?或者……

  Wade: 屁股?是的,我非常想要小蜘蛛的屁股。

  我现在不是在问你。

  Wade: 但是作为我这么棒的角色,我只是想给出一点建议,这是我的看法。

  你会有机会的,现在应该让你的粉丝选择一下。

  Wade :因为上回情况进行得太棒了。

☞这是我的碎碎念:

最后那段翻译的时候,其实有点懵。所以韦德的意思是,鸡肉卷是鸡肉做的,肉卷是人做的?看起来是这个意思。怕我出现翻译理解错误。所以我把最后一段放这里。
( Is it made with real Mexicans? )

'That's not funny.'

"I do," Wade says to Peter.

( Little bit. )

'Just no. Cannibalism isn't funny. We have enough problems already.'

发现太太对两人的心理活动描写特别多,可能是因为是话痨,所以不能说的时候就想得多。

下章话痨就上线了。

评论(8)
热度(191)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