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丝带

少说话……或者不说话。

Chase

(南华华LLL 本的G 文,凑和着看吧。)

  设定:未来架空,德拉科和哈利在一起十年后,日子愈发平淡。两人之间莫名的疏离,哈利将自己完全沉入实验室研究,却因为意外事故回到了十八年前。

  七点四十。德拉科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伸手试探了一下,凉的。

  哈利最近突然很忙的样子,他们大概有几个月都没有说过话了,甚至是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仔细想想,他们在一起有十年了,会厌倦也不奇怪。爱上一个人是容易的,坚持爱一个人却很难。

  第一次的新鲜经过重复变得枯燥,第一眼的有趣因为时间变得乏味,第一次的心动早就被生活压到了记忆底层。

  尤其他们本就是因为相互矛盾而吸引。平日里溅起的细碎火花若是当做生活的调剂,那这次长时间的沉默酝酿出的,只怕是场巨型爆炸。

  他支起身子,就坐在床边点燃了一根烟,白色的烟雾从他唇间吐出,他居然尝到了几分苦味,刚退圈的那几年,他抽烟抽得很凶,全是因为遇见了哈利,后来两人在一起,才慢慢戒掉。

  他第一次在哈利面前抽烟的时候,哈利还穿着实验室里的白大褂,戴着副圆框眼镜,一头短发也微微蜷曲着,看起来尽是老实学问人的样子。居然就顺手夺过了他手中的烟,拿烟的姿势倒是熟稔,也跟着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白色烟雾,在空中升腾然后消失不见。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大科学家,还有模有样。”

  哈利重新把烟递给他,答非所问“戒了好几年了。”

  他那个时候还对哈利的一切都抱有莫大的好奇心,就像哈利对他一样。两个完全搭不上边的世界,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他们从相遇开始,探究就是他们的主课题。

  要说二十五六岁年龄也不小了,然而他们的相处就是小孩子一般的试探,斗嘴,这样尖锐又隐秘的行为拼凑成的。每一点不同都是一把火焰,跳跃闪耀,抽光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诱惑着他们靠近。他们困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一路爬上去,单调又疲倦,看起来都功成名就,实际上都还经历得太少,以至于到了那个年纪,还对各路的陌生都觉得惊喜不已。

  “听说你是神童?十九岁就在邓布利多博士的实验室做助手了。”

  “比不过你二十几岁就成为企业家,身价百亿咯。”

  一半试探一半嘲讽罢了,哈利虽然被叫做神童,还真不是什么听话的好学生。德拉科是身价惊人了,只是本来就有明星效应又是富二代。

  他们本有很多方法去试探对方的生活,利用手头的人脉,资源,会更高效。然而不,那样这并不有趣,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最原始直接的方式——套话。每次从对方的话语里抓住一两个纰漏,过往一点点铺开,明晰新奇,性格一层层揭开,棱角分明。他们享受着一步步赢来的战利品,沉迷在这场相互追逐探索的游戏里,顺便拱手送出自己的心作为馈赠。轻易栽进去,并且甘之如饴。

  烟卷被燃尽,一小节白灰塌落,弄脏床单了。德拉科咒骂了一声,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还是打算去冲个澡。走了没两步,通讯器响了,他挥手打开了通讯界面,穿着工作服的女人神色慌张地说着他听不太懂的外国语,他皱眉看了半晌,姑娘才终于反应过来打开了语言翻译器。

  “波特博士失踪了!他的时光机研究好像出了问题!”

  他没能听懂那个女人解释的一系列原因,只听到了女人让他去。

  得知哈利失踪的时候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应这是他最令自己诧异的,但其实也可以理解。几个月了,他办公室上班时间晚,每天醒过来房间里空荡荡的,晚上也基本都是自己入睡后哈利才回家。他有时候怀疑,哈利到底有没有回来过,摊开的床单告诉他答案是肯定的,只是他从来也遇不到。

  德拉科一连在外面吃了几天的自助早餐,真是垃圾一样的食物,最后还是每天坐着传送机去城区外的厨子餐馆吃饭了。哈利说,讨厌食物机器做出来的东西,总是带着一股冷漠凉舌的金属味道,所以他从来没用过这东西。

  他不紧不慢地打理自己的时候简直想笑,二十六岁他们相遇的时候,恨不得对方打个电话都蹲在一旁探听点秘密。现在,终于疏离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九点,德拉科坐在研究所的大厅里等着。要进实验室需要一系列复杂的手续认证,相当麻烦。他们刚刚相爱那会儿,哈利偷偷带他来过,当时监守还没有现在这么严密,但也真是好不容易通过层层关卡,才摸进了实验室。

  德拉科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的实验室,金属色的各种器材,悬在空中荧光屏幕上奇怪复杂的变化图案,随手点点,可能就激起一室警鸣。他一边四处试探制造混乱,一边和哈利斗嘴,再看着哈利收拾他搞出来的烂摊子。男人的手指在各种键盘,屏幕上灵活地滑动,好似不是在处理问题,是在表演一种艺术。德拉科就站在一旁,看着银幕浅蓝色的光映照在哈利的圆眼镜片上,又在白皙的皮肤是上投下一层阴影,有点神秘又有点帅气。他盯着看了很久,直到哈利终于注意到他的视线,游戏又开始了。

  “第一次进实验室?”

  “我不想而已。”

  其实他也没撒谎,如果他想的话,进进实验室的后门他家还是有的。但他进去干什么呢?这也是他第一次认识到,或许一直以来他感兴趣的,本来就不是这个和他完全不同的这个世界,只是和哈利相关的一切。因为和这个人相关,所以,才觉得有趣,才想了解。

  他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什么东西,就是这个人而已。

  那次哈利在他的怂恿下带出了实验室的新研究——场景模拟器。两人偷偷摸摸爬到天空塔的塔顶,一起俯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灯光亮如白昼,城市漠如海洋。

  “你知道吗?百多年前,据说天空是抬头就能看见满天繁星的,后来因为城市的灯光污染渐渐消失,虽然环境局一直想挽救,最后却还是慢慢失去了星光。”

  “嗯哼?”

  “想再看看吗?”哈利朝他摇了摇手中巴掌大的一个金属小球“这个可以帮我们。”

  他看着那个不起眼的小物件,在被抛上天空的那一刹,四射出明亮的光芒。身边的景物都被镀上另一种色彩,一个世界在他眼前慢慢被覆盖,连带着声音都被湮没,另一个世界从空气里溢出来,世界仓促变换,除了他,除了哈利。

  四周一片寂静,脚下是轻软的草地,空气里隐约竟有了泥土和青草的香气,他看着哈利抬头然后愣住的目光,也追着那视线看过去。夜幕从他们头顶蔓延到远方,镶嵌上的无数星光,就像是黑色天鹅绒上点缀的美丽钻石,满是银色的流光。

  他们躺在一起,身下是松软的土地,上方是奇异的星空,德拉科觉得,整个世界都像是疯掉了,他的心脏狂跳不止,就要冲出胸膛,呼吸和空气擦出轻微的响声,然而他说不出一句话。

  “有点像做梦。”

  “我可没梦见过你,怎么你经常梦见我吗?”短短的回复了一句,德拉科觉得自己因为呼吸急促要缺氧了。

  哈利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些年干过的蠢事简直像是十几岁的孩子气行为,他们的十几岁都在各大网路媒体上流传,二十多岁才在遇见彼此的时候撞上迟到的青春。

  工作人员过来招呼他进去,他再一次进入实验室,实验室已经变化了太多,摆设和器材都是,唯一没变的是实验台最后方的主控板。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地出去了,早上通讯器里的那个女人严肃地疾步过来,递给他一个翻译器,又开始解释。

  一堆他听不懂的粒子风暴,空间虫洞什么鬼的,总而言之就是,哈利可能跌回了十八年前,需要有个人把他带回来,但这个过程中会有极大的风险,科学院还在商议解决方案,但他们没有更多时间了。粒子风暴一停,他们就再也没有去的契机,以现在的技术只能再等不知多少年以后,而空间虫洞一移动,他们就再也找不到正确的入口。

  “去的人有要求?”

  他就这么淡然地问出了声。德拉科并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危险事,更不喜欢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但怎么说,就像他震惊于自己对哈利失踪时的漠然,他再一次震惊于自己的鲁莽,但他丝毫没有任何惧怕的感觉,就像在说。

  啊,我要去见他。

  “没有,但是….”

  “我去。”

  进入时间仓之前,他悄悄地顺走了一个场景模拟器。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他能如此平静,好像他不是要进行一场充满变数的时间旅行,只是要去接上班的哈利回家,就像多年前一样。

  你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和烧水是一样的,刚刚相遇的时候,互相平和但蠢蠢欲动,时间久了,开始互相撩拨,内心翻涌,等到水快要烧开时,两颗心都是抑制不住的,躁动不安,但又幸福喜悦。反而是水烧开之后,又重新平静下来,明明滚烫却显得冷漠。

  哈利是被震天的呼喊吵醒的,他落在了一个巨型场馆建筑的楼顶,正对面是一个巨大的荧光屏幕——2163,The Beginning.

  看起来像是有人在这里开演唱会,可是,2163是年
份吗?哈利虽然日子过得糊涂,但是年份他还是记得的,今年应该是2181年才对。

  他没来得及再多看一眼确认,屏幕突然黑了下去,场馆安静了下来。接着又是突然爆发的呼喊,屏幕重新亮起来,一张张闪过同一个人的照片——这个人打死他也不会认错。

  但未免过于年轻,照片上的人比他初遇时还要显得稚嫩。等到画面终于停下来,就定格在正坐在台上的金发少年,眉目清秀,干净利落的样子。

  这稍微有点玄幻,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研究室睡了过去,这只是场荒诞的梦。毕竟他有很久没有和德拉科说过话了,也有很久没有梦到过他了。

  楼顶晚风清爽,拂过他脸颊,撩过他的发,这越发像梦了,他想。掏了掏口袋,他还有带着通讯器和脚踏飞行器。是梦的话,接着做下去吧。哈利把通讯器放回去,方块的飞行器展开成碟状,他踏上去,找了个视线比较好的地方移过去。

  他从没参加过所谓演唱会,连消息也从来不曾关注过,第一次见到觉得新奇。

  哈利看着远处的耀眼舞台,银色的追光从地面扫向天空,从东侧滑向西侧。台上的棕发男孩端坐在黑色的三角钢琴前,指尖轻点,清澈的琴音流出,带点奶气的温暖嗓音和着曲调,第一个音节滑出来,就点燃了整个场地。底下是少年少女疯狂地尖叫呐喊和忘情地跟唱,黑夜里一片摇动的灯管像浮动的绿色星光。他就站在飞行器上,和男孩有整整一片海洋的距离。人山人海,他们是相爱十多年的爱人,但这一刻,他们是真正的陌生人。

  哈利突然怔住了,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醒来,强烈的思念涌上来,让他变得慌乱。

  舞台后方巨大的荧幕上是男孩得意和张扬的笑脸,金色的刘海已经被打湿,弯成弧状悬在少年的额头,灰蓝色的眼睛闪亮着,汗水挂在他的脸上,脖上。但哈利看不到少年的疲惫,只有一片怒放的美丽和青春,一份膨胀的喜悦和骄傲,真是一场璀璨至极的年华盛宴。

  他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德拉科,他们遇见时,德拉科已经二十六岁了,眼前舞台上的男孩看起来满满的少年感,连二十岁都不会有的样子。他对爱人的巨星经历有所耳闻,却从来不曾亲眼目睹,德拉科也只字不提。他们相互刺探的那些年,只有关于他作为歌手的那几年事情,德拉科总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开,拒绝透露任何一点信息。

  一种距离感在哈利心中破土生长,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再是这片绿色的海洋,是在空气里无限膨胀扩张的陌生。他像是突然被淋了一身秋雨,冰冷,醒过来,确定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梦境,是一场意外的迷失。

  2163年。不到20岁的德拉科。

  “怎么样?想明白了吗?”

  哈利转过身,德拉科正仰头看着他,熟悉的口吻,熟悉的黑西装,有点高傲又疏离的表情。

  他愣了愣,又回过头去看荧幕上的少年,越发觉得荒唐。

  身后传来轻轻的笑声。

  “下来了,疤头。”

  他犹豫着控制飞行器往下移,浮到德拉科面前,大约高一个头的位置。

  “我让你下来!”德拉科皱眉,看起来有点不悦。

  哈利笑了笑“这个角度挺少见的。”他侧过身去指着远处荧幕上的少年“别人比你好看多了。”

  哈利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被德拉科拽着胳膊一把扯下了飞行器,差点跌倒。德拉科试图搂住哈利,反而被哈利往下猛地一拉,两人倒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哈利将德拉科压倒在地,他坐在德拉科腹部“你打不赢我,没用。”

  德拉科皱着鼻子轻哼了一声,哈利看到什么东西被抛了出去,天空开始剥落,耳边的歌声渐渐淡去,他还在愣神的功夫,已经被德拉科反过来制住了。

  “你又使诈。”

  “十年了你也没学会提防,是你的问题。”德拉科看起来颇为得意。

  哈利没有回他,眼睛直直地看向上空。

  德拉科也仰头看过去,繁星一片,几乎漫到视线尽头。

  “从实验室顺的?”

  “借的。”

  “回去举报你。”

  “我还能抖出更早的案件。”

  哈利抓住德拉科的领带,慢慢拉下来,两人鼻尖顶着鼻尖“我好像很久没看过你了。”

  “少看,看多就腻了,接下来还有大半辈子可就不好过了。”

  哈利表情僵硬了一下,笑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情话,蹩脚又尴尬。

  德拉科吻过去,堵住了“咯咯”的笑声。

  星星眨了眨眼睛,捂嘴偷笑。

  经得起风浪的爱情未见经得起平静,我们都抵不过时间这个抹杀者。但总有一个人,只凭名字就能让被岁月掩盖的爱情闪闪发亮。我们有时候会低估时间带来的疏离,所幸,我们也低估了爱在盘踞生长时蔓延到血肉里的深深的根。

  他们的相爱,准确来说,是注定了要纠缠一辈子的追逐。

评论(2)
热度(57)

© 蓝丝带 | Powered by LOFTER